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谈天说地

揭晓奥秘

 
 
 

日志

 
 
关于我

《圣经》乃是永生上帝的圣言,是一切教育中最高的教育!上帝显示于大自然中,同时上帝也启示于祂的圣言中!在上帝的圣言里,人心可以导求到最深奥的思想,以及最高超的愿望之题旨。

网易考拉推荐

基督教讲道【灵修-历代愿望】毕士大与犹太公会-讲道视频  

2014-07-18 10:19:15|  分类: 【视频专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基督教讲道【灵修-历代愿望】毕士大与犹太公会-讲道视频 - 回归伊甸 - 回归伊甸的博客

 

      “在耶路撒冷,靠近羊门有一个池子,希伯来话叫作毕士大,旁边有五个廊子。里面躺着瞎眼的、瘸腿的、血气枯干的许多病人,等候水动。”

  池子里的水有时会动,人们相信是超自然的能力所致。在水动之后,谁先下去,无论患什么病就痊愈了。许多病人都到这地方来,当水动的时候,人既是那么拥挤,大家又一齐向前冲去,就把比较弱的男女和幼童踏在脚下了。有许多人根本不能走近池子。有些人即使挨到那里,也死在池边了。池的周围盖有廊子,借以保护病人,免受白天日晒和夜里的寒冷。有些人在这些廊子里过夜,天天爬到池子边上,也望不到痊愈。

  耶稣又来到耶路撒冷。他一边行走,一边默想祈祷,就到了池旁。他看见那些可怜的病人,守候着他们认为唯一能痊愈的机会。他渴望行使他的医治之能,使每个受苦者得到痊愈。然而那天恰是安息日。大批群众正到圣殿里去礼拜,耶稣知道在这时医病,势必引起犹太人的偏见,以致妨碍他的工作。

  但是救主看见了一个极为不幸的人:一个病了三十八年的瘫子。他的病大半是自己犯罪的结果,大家也认为是上帝给他的刑罚。他孤寂无友,过了多年痛苦的生活,觉得自己再也得不到上帝的慈爱了。有些怜恤他的人,在预料池水将波动时,把他抬到廊子里来。但一到那难得的时刻,却没人帮他下水。他虽然看见过水动,可是从没有走近过池边。别人比他强壮,总是比他先下水。他争不过那些只顾自己疯狂抢先的人,一次次的努力,一次次的失望,焦虑日甚,几乎将他余剩的一点气力消耗殆尽了。

  病人躺在褥子上,不时抬头望着池子,忽然有一个面带慈容的人,俯身对他说:“你要痊愈吗?”这引起了他的注意,他心中的希望油然而生。他觉得自己总算可得些帮助了。但是这一丝曙光很快就消逝了。他想起自己曾如何屡次尝试要到池子里去,现在他不敢说能否活到水再动的时候。他懊丧地转过头去,说:“水动的时候,没有人把我放在池子里;我正去的时候,就有别人比我先下去。”

  耶稣并不叫这病人先向他表示信心,只是对他说:“起来,拿你的褥子走吧!”但这人的信心却把握住了这句话。他的神经和肌肉都有了新生命的感觉,瘫痪的四肢也能活动自如了。他毫不迟疑地决定要遵从基督的吩咐,他的一切肌肉也都顺服了他的意志。他一跃而起,立时成了个活泼的人。

  耶稣没有先保证给他上帝能力的帮助。他可能迟疑一下,就失去他唯一痊愈的机会了。但他相信基督的话,也照着行,就得着力量。

  我们也能藉这同样的信心,得到灵性上的医治。我们因犯罪而与上帝的生命隔绝。我们的灵命瘫痪了,我们靠自己不能度圣洁的生活,犹如那病人自己不能行走一样。有许多人感觉自己的无能,并希望得到那使他们与上帝和谐的属灵生命。然而,他们所有的努力都归于徒然。他们在失望中呼喊道:“我真是苦啊!谁能救我脱离这取死的身体呢?”(罗7:24)但愿这班灰心挣扎的人举目仰望,救主俯身用说不出的仁慈和怜悯,对他用宝血买来的人说:“你要痊愈吗?”他吩咐你起来得到健康和平安;不要等到你觉得痊愈了才相信。只要信他的话,这话就必实现。要使你的意志顺服基督,要立志侍奉他,照他的话去行,你就必获得能力。无论什么罪恶的习惯,就是那由于长期放纵情欲而束缚你身心的行为,基督都能并切望把你解救出来。他必将生命赐给那“死在过犯罪恶之中”的人(弗2: 1)。他必释放那被软弱、不幸和罪恶的锁链所捆绑的俘虏。

  痊愈了的瘫子弯腰收拾他的褥子,那只是一条毯子和一条被子。当他快乐地直起身来要找他的恩人时,耶稣已消失在人群中了。他担心再见到耶稣时认不出他了。他迈开大步,边走边赞美上帝,为自己新得的力量而欢喜。他在路上遇见了几个法利赛人,就将自己得痊愈的经过告诉他们。但他们对这事不大注意,而且态度冷淡,使他惊奇。

  他们皱着眉头,打断他的话,问他为什么在安息日带着褥子行路。他们严厉提醒他,在主的日子肩负重担是不合法的。这人因大喜过望,忘记了那天是安息日。然而他想,遵照那拥有上帝之能力者的吩咐,不算有。于是大胆地回答说:“那使我痊愈的对我说:‘拿你的褥子走吧!’”他们问是谁作的,他却答不出。这些首领们明知道只有一位能行这样的神迹,但他们要得到直接的凭据来证明他是耶稣,以便控告他犯了安息日。在他们看来,耶稣在安息日医好病人不但是违背了律法,连吩咐病人拿褥子走路,也是犯了亵渎的

  犹太人如此歪曲律法,使之成为束缚人的重担。他们那些毫无意义的规条已在别国成了笑柄。尤其是安息日被种种无意义的限制所缠累,使安息日不再是犹太人可喜乐的日子,也不再是耶和华的圣日和可尊敬的日子。法利赛人和文士已使安息日成为难挑的重担。犹太人不准在安息日生火,连一枝蜡烛也不许点。因此,他们在许多事上不得不靠雇工去做。殊不知,如果这些事是过错,雇人替自己做也一样有。他们以为救恩仅限于犹太人,而外邦人因为已经无救,所以犯罪再多也不过是灭亡。其实上帝颁布的诫命,没有一条不是人人都能遵守的;他的律法不容许无理或自私的限制。

  后来耶稣在圣殿里遇到那被医好的人,他是因蒙大恩而来奉献赎罪祭和感恩祭的。耶稣看见他在敬拜的人中,就警告他说:“你已经痊愈了,不要再犯罪,恐怕你遭遇的更加厉害。”

  那被医好的人遇见了恩人,非常高兴。他不知道法利赛人仇恨耶稣,就因他们曾质问过他,便对他们说,使他痊愈的就是耶稣。“所以犹太人逼迫耶稣,因为他在安息日作了这事。”

  耶稣被带到犹太公会前,要为犯安息日的罪受审。如果当时犹太是个独立国,这一罪名就足以让他们处死耶稣。但因犹太国隶属罗马,他们不能这么作。犹太人没有判人死刑的权柄,况且他们若告耶稣犯安息日的罪名,这在罗马法庭上是不能成立的。但他们还想达到其他目的。尽管他们竭力反对基督的工作,他在民间的影响却与日俱增,远在他们之上,就是在耶路撒冷也不例外。许多听腻了拉比们高谈阔论的人,深受耶稣教训的吸引。他们能听懂耶稣的话,感到温暖和安慰。他说上帝并不是个记仇的法官,而是一位慈爱的父亲。耶稣在自己身上反照着上帝的形象。他的话对受创伤的心灵犹如良药。他以怜悯的言行消除了古代遗传和人为律例的压力,彰显了上帝无穷丰盛的慈爱。

  有一段最早论到基督的预言说:“圭必不离犹大,杖必不离他两脚之间,直等细罗来到,万民都必归顺。”(创49:10)民众的确是在归顺基督了。富于同情心的群众乐意接受仁慈怜悯的教训,且厌烦祭司们所规定的死板的仪式。倘若没有祭司和拉比们从中作梗,耶稣的教训必能成就一番空前的改革。但是这些领袖为要维护自己的权势,就决意破坏耶稣的影响。他们把耶稣传讯到议会中来,公然斥责他的教训,就是要达到这个目的。因为那时百姓对宗教领袖们还相当尊敬。无论何人若敢否定拉比们所定的条例,或想减轻他们所加在百姓身上的重担,这人不但要被认为犯了亵渎的罪,而且也被视为大逆不道。拉比们想在这一点上使众人猜疑基督。他们诬告他想推翻故有的风俗,离间人民,为罗马人的全面征服作准备。

  其实,拉比们大力推行的计划,最早不是在犹太公会,而是在另一个议会中炮制的。撒但在旷野与基督对抗失败之后,就集中全力来反对基督的圣工,尽一切可能破坏他的工作。撒但决意用诡计来达到他正面作战所未能达到的目的。他从旷野之战败退后,就立即召集他的恶使者,密谋要进一步蒙蔽犹太人,使他们认不出他们的救赎主。他计划要将自己对这位真理战士的仇恨,灌输在宗教界人士心中,利用他们做他的工具。他要叫他们拒绝基督,使他的一生极端艰苦,以致对自己的使命灰心丧志。哀哉!以色列的领袖们竟成了撒但对救主作战的工具。

  耶稣来,是要“使律法为大、为尊。”他决不是要削减律法的尊严,乃是要高举律法。圣经说:“他不灰心,也不丧胆,直到他在地上设立公理。”(赛42:21,4)他来,是要把安息日从繁琐的规条中解脱出来;那些规条使安息日从福惠变成了咒诅。

  正因这缘故,基督选定安息日到毕士大池子边上来行这医病的事。他未尝不能在别的日子来,或只医好那病人而不吩咐他拿起褥子走。但这样做,基督就不能得到他所要的机会。他在世上的一举一动,无不带有智慧的目的。他作的每件事本身重要,其教训也很深远。在池边的病人中,他选了病症最重的一位来施展他医治之能,又吩咐那人拿起褥子在城中走过,以便宣扬在他身上所成就的大事。这事就会引出在安息日作什么事才是合法的问题,又能借机来申斥犹太人对主的圣日所加的种种限制,并宣布他们的遗传无效。

  耶稣对犹太人说明,救治病人的工作是符合安息日的律法的。这种工作也与天使的工作相符:他们经常往来于天地之间,为受苦的人服务。耶稣说:“我父作事直到如今,我也作事。”每天的光阴都是属于上帝的,他能随时实行他为人类所有的计划。如果犹太人对律法的解释是正确的话,那么,耶和华自从立地的根基以来,一直在维持并供养一切生物的工作就错了。而且那位宣称自己的工作甚好,又设立安息日来记念创造工作完成的主,也就必须在他的工作上停止一天,并使那旋转不息的宇宙系统停顿下来。

  难道上帝应当禁止太阳在安息日行使职务,停止发出和煦的阳光,不令大地得温暖,草木得滋养吗?难道宇宙诸星球的运行,也必须在圣日全天停止吗?难道上帝应当吩咐溪水停流,不滋润田园和森林,吩咐海潮停止它经常的涨落吗?田间的五谷,树上的果实,难道必须停止生长,延缓成熟吗?花草树木,都不可以在安息日发芽开花吗?

  倘若如此,则人类将无法从地里得到食物,并将失去一切人生的乐趣了。自然界必须在安息日进行其经常不变的运行。上帝不能片刻住手,否则人类就不得存活。况且人在这一天,也有他该做的事。生活的必需还要维持,病人不得不照料,急需救援的人要得到帮助。凡在安息日不解救受苦之人者,上帝必不以他为无罪。上帝的圣安息日原是为人设立的,因此,仁慈的行为是符合其宗旨的。上帝所造之物无论遭受什么痛苦,若能在安息日或任何一日解除,他就不愿意延长片刻。

  人在安息日所求于上帝的,较之平日更多。上帝的百姓在这一天放下平常的事,有时间来默想、敬拜。他们求上帝赐下比平日更多的恩典。他们求上帝特别的看顾,并恳求他赐下上好的福分。上帝并不等到安息日过去之后,才应允这些恳求。上天的工作永不止息,人也决不可停止行善。安息日并非偷安懒惰和无所事事的日子。上帝的律法,禁止人在安息日从事属世的工作。那谋求生计的辛劳必须停止,凡是追求世俗娱乐或利益的事,在这一天都是不合法的。上帝既歇了他创造的工,在安息日安息,并赐福给这一日。因此,人也当摆脱日常的业务,专在这成圣的光阴作有助健康的休息,敬拜上帝,从事圣工。故基督医治病人的工作是完全合法的,也是尊重安息日的。

  耶稣声称自己与上帝有相等的权柄,他在地上做天父在天上所做的工作,二者工作的神圣性质也相等。但这使法利赛人更为恼怒了。依照他们的见解,耶稣非但破坏了律法,而且称上帝为“他自己的父”(约5:18),看自己与上帝平等。

  原来犹太全国的人都称上帝为他们的父,如果基督说自己与上帝的关系同大家一样,他们就不至于这样愤恨了。但他们既控告他犯了亵渎的罪,这就表明他们认识到他所说的关系是独占性的父子关系。

  这些反对基督的人找不到什么论据来对付他那感动他们良心的真理。他们所引证的只有风俗和遗传,这同耶稣引证上帝的话和运转不息的自然界提供的论据相比,就显得软弱无力了。如果拉比们心中有一点领受真光的诚意,他们就会确信耶稣讲的是真理。然而,他们却托辞闪躲他对安息日所提的论点,想拿他自称与上帝同等的话去煽动民愤。首领们的恼怒是没有限度的。若不是因为惧怕百姓,祭司和拉比们就会将耶稣当场杀死。然而一般民众对耶稣是热烈拥护的。许多人认出他就是那曾医治他们疾病、安慰他们忧伤的朋友,而且他们为他在毕士大池旁治病的事辩护。所以首领们不得不暂时按下心头之恨。

  耶稣驳斥被控亵渎的罪名,说:我有权作你们控告我的事,因为我是上帝的儿子。我与他在品性、意志和宗旨上都是一致的。在上帝创造之工和为人安排的一切事上,我都与他合作。“子凭着自己不能作什么,惟有看见父所作的,子才能作。”如今祭司和拉比们倒因上帝的儿子作他被差遣到世上来作的事而责难他。他们因自己的,已同上帝隔绝,又因骄傲而擅自行动。但上帝的儿子却顺服天父的旨意,依靠天父的能力。基督彻底忘我,甚至不为自己作什么计划,而接受上帝为他所定的计划,天父就将自己的计划逐日向他启示。我们也应当如此依靠上帝,使我们的人生,也能全然实现上帝的旨意。

  当摩西将要建会幕作上帝的居所时,上帝吩咐他制造一切物件都要照着在山上指示他的样式。摩西以满腔的热诚作上帝的工。也有最精巧、最有天才的工匠,照他的指示去做。他将要造的每一个铃、每一颗石榴、每一根穗子、每一条边、每一幅幔子,以及圣所内任何器皿,都必须照上帝指示他的样式。上帝召他上去,将天上的事物指示他。耶和华用自己的荣耀遮蔽他,使他得以看见那样式,以便制造一切物品。照样,上帝向他所拣选作为自己居所的以色列民,启示了他对人的品格所有的光辉理想。当耶和华在西奈山颁布律法,并在摩西面前经过时,宣告说:“耶和华,耶和华,是有怜悯、有恩典的上帝,不轻易发怒,并有丰盛的慈爱和诚实。为千万人存留慈爱,赦免罪孽、过犯和罪恶。”(出34:6,7)如此,上帝将这品格的样板显明了。

  以色列人随己意而行,并没有按着那典型的模式去建造自己。但是上帝所居住的真殿基督,他在地上生活的一举一动完全符合上帝的理想。他说:“我的上帝啊,我乐意照你的旨意行,你的律法在我心里。”(诗40:8)照样,我们的品格也必须造成“上帝藉着圣灵居住的所在”(弗2:22)。在一切事上,我们“都要照着……指示你的样式”,就是“为你们受过苦,给你们留下榜样,叫你们跟随他的脚踪行”的基督(来8:5;彼前2:21)。

  基督的话教训我们,应当看自己与天上的父有不可分离的关系。不论我们的地位如何,我们总要靠那掌握一切命运的上帝。他已经派定我们的工作,又将作工所需的才能、方法赐给我们。只要我们顺服上帝的旨意,依靠他的能力和智慧,他必引导我们走在安全的路上,完成我们在他大计划中的一份责任。但是人若靠自己的智慧和能力,就使自己与上帝隔离。这样的人不是与基督合作,而是实行那与上帝和世人为敌者的计划了。

  救主接着说:“父所作的事,子也照样作。……父怎样叫死人起来,使他们活着,子也照样随自己的意思使人活着。”撒都该人认为人的身体不会复活的,耶稣却告诉他们,他父的最大手段之一,就是叫死人复活;并且他自己也有权柄作这同样的事。他说:“时候将到,现在就是了,死人要听见上帝儿子的声音,听见的人就要活了。”法利赛人相信死人复活的事。基督宣称那赐生命给死人的权能,现在就在他们中间;而且他们将要目睹这种权能的施展。这使人复活的权能,也就是那赐生命给“死在过犯罪恶之中”的人的权能(弗2:1)。这在基督耶稣里的生命之灵,就是“他复活的大能”,足以使人“脱离罪和死的律”(腓3:10;罗8:2)。罪恶的权势被打破了,人藉着信心就得蒙保守脱离罪恶。凡敞开心门接受基督之灵的人,就得与将来使他的身体从坟墓里出来的大能者有份。

  这卑微的拿撒勒人就此表白了他真实崇高的身份。他一时超脱了人性,卸去罪身和耻辱的形状,在众人面前显示自己是天使所尊敬的,是上帝的儿子,是与宇宙的创造主原为一的那一位。听众目瞪口呆了。从来没有像他这样说话的,也没有像他这样有赫赫的威严。他发言清楚而明晰,充分宣明他的使命和世人的义务。“父不审判什么人,乃将审判的事全交与子,叫人都尊敬子如同尊敬父一样。不尊敬子的,就是不尊敬差子来的父。……因为父怎样在自己有生命,就赐给他儿子也照样在自己有生命;并且因为他是人子,就赐给他行审判的权柄。”

  祭司和首领们已立自己为审判官,要谴责基督的工作。不料,基督却宣布自己为他们的审判者,也是全地的审判者。世界已交在基督手中,而且上帝给堕落人类的每一福分都是由他而来。他在未成肉身之先和成了肉身之后,都是世界的救赎主。世界上一有了罪,就有了救主。他将光和生命赐给一切人,各人要按自己所得光的多少受审判。那位将光赐给人,又随时随地给人最温慈的劝戒和设法救人离罪成圣的主,也是人的中保和审判者。自从天上的大斗争开始以来,撒但一直用欺骗的手段来维持他的势力;而基督则一直努力揭穿他的阴谋,打破他的权势。那与迷惑人者相争的是他。那历代以来,设法从撒但掌握之下夺回俘虏,将要在每个人身上施行审判的,也是他。

  上帝“因为他是人子,就赐给他行审判的权柄。”因为基督曾亲自尝过世人所受痛苦和试探的滋味,并明白人的种种弱点和罪过。因为他曾为我们抗拒撒但的试探而获胜,他也必以公正仁慈待他流血救赎的人。故此,上帝才派这位人子来施行审判。

  然而基督的使命不是为了给人判刑,而是为了救人。“因为上帝差他的儿子降世,不是要定世人的罪,乃是要叫世人因他得救。”(约3:17)耶稣在犹太公会前也说:“那听我话、又信差我来者的,就有永生,不至于定罪,是已经出死入生了。”(约5:24)

  基督嘱咐听众不要把这事看作希奇;还为他们敞开更宽广的视野,将未来的奥秘指示他们,说:“时候要到,凡在坟墓里的,都要听见他的声音,就出来。行善的复活得生,作恶的复活定罪。”(约5:28,29)

  以色列人所长久等待的,所希望弥赛亚来赐予他们的,就是来生的保证。那能照亮坟墓幽暗的唯一光亮,正照在他们身上。然而固执己见的人是盲目的。耶稣违犯了拉比们的遗传,不顾他们的权势,所以他们不肯信他。

  这件事发生的时间、地点、机遇和弥漫全场的紧张情绪,都使耶稣在公会前所讲的话更有力。全国宗教界的最高权威,正在图谋杀害宣称自己是复兴以色列的一位。安息日的主竟在属世的法庭上因被告犯了安息日的律法而为自己辩护。当他如此大无畏地宣告自己的使命时,审判他的人惊奇而愤怒地望着他,但他的话是无可辩驳的。他们不能定他的。他否认祭司和拉比有权审问他,或干涉他的工作。他们根本没有这权柄,只不过是凭自己的骄傲自大、妄作威福而已。耶稣不服他们控告他的罪,也不接受他们的盘问。

  耶稣没有为在安息日医病的事向告他的首领们认错,也没有向他们解释他行这事的目的,反而向他们发出质问,于是被告变成了原告。他责备他们心地刚硬,不明白圣经;又声明他自己是上帝所差来的,他们既然拒绝了他,就是拒绝了上帝的道。“你们查考圣经,因你们以为内中有永生,给我作见证的就是这经。”(约5:39)

  《旧约圣经》每一页,无论是历史、律法或预言,都有上帝儿子的荣光照耀其上。犹太教的整套制度,其中凡是上帝所设立的,都是这福音的雏形。“众先知”都为耶稣“作见证”。(徒10:43) 从给亚当的应许起,历经族长与仪文律法的时代,天上的荣光无时不在显明救赎主的脚踪。当未来的事神秘地排演在众先知面前时,他们就看见伯利恒的那颗星,即那将要来的“细罗”(创49:10)。每一天的献祭,都表明了基督的死;每一缕馨香的烟云,都表明了他的公义上升;每一次禧年的角声,都宣扬他的圣名。在那神秘可畏的至圣所里,有他的荣光停留。

  犹太人手中既有圣经,就以为单凭他们那一点皮毛的圣经知识,便能得到永生。但耶稣对他们说:“你们并没有他的道存在心里。”他们先拒绝了圣经里的基督,随后又拒绝了基督本身。他说:“你们不肯到我这里来得生命。”

  犹太人的领袖们曾研究过先知所说的弥赛亚之国的预言,然而他们的研究不是出于寻求真理的诚意,只是想从中搜求证据来支撑自己的奢望。如今基督来临的方式,竟与他们所期望的相反,他们就不接待他。为了辩护自己有理,他们就想证明他是迷惑人的。他们一走上这条路,撒但就很容易增强他们反对基督的心了。那本应使他们见到基督神性的话,反而被曲解来定他的罪。这样,他们就将上帝的真实变为虚谎。救主越是用仁慈的作为向他们作直接的启示,他们越是坚决地抗拒真光。

  耶稣说:“我不受从人来的荣耀。”他不贪图犹太公会的势力和赞助。他们的嘉奖不足以增加他的尊荣。他的尊荣和威权全是上天所赋予的。如果他愿意的话,天使也必来向他敬拜;天父也能再度证明他的神性。然而为了犹太首领们本身的利益和他们所领导的全国人民的利益,耶稣要他们自己辨认他的身份,且领受他所赐给他们的福惠。

  耶稣:“我奉我父的名来,你们并不接待我;若有别人奉自己的名来,你们倒要接待他。”耶稣奉上帝的权柄而来,具有上帝的形像,成全了上帝的话,专求上帝的荣耀,然而以色列的领袖们却不接待他;但若有别人来假冒基督的身份,随从自己的意思,追求自己的荣誉,反能受他们的接待。这是为什么呢?因为凡求自己荣耀的人,也必引起别人心中自高的欲望。这种号召是犹太人所能响应的。他们肯接待假师傅,因为假师傅奉承他们,助长他们的骄傲,赞成他们的私见和遗传。可是基督的教训不迎合他们的心理。他的教训是属灵的,他教人要自我牺牲;所以他们不肯领受。他们不认识上帝,故此上帝藉基督所发的声音,在他们听来是陌生的。

  今日岂不是重演这同样的事吗?现在有许多人,甚至有些宗教领袖们,不也是在硬着心肠拒绝圣灵,以致不能认识上帝的声音吗?他们不也是正在拒绝上帝的话,以便保守自己的遗传吗?

  耶稣说:“你们如果信摩西,也必信我,因为他书上有指着我写的话。你们若不信他的书,怎能信我的话呢?”那曾藉着摩西对以色列人讲话的是基督。如果他们听从了那藉着这位大领袖所发的神圣的声音,他们就能从基督的教训中认出这声音来。他们如信摩西,也必信摩西书上指着基督所写的话。

  耶稣知道祭司和拉比们决心要杀害他,但他仍然清清楚楚地向他们说明他与父的联合,以及他与世人的关系。他们看出自己反对耶稣是毫无理由的,但他们恶毒的仇恨总不消除。他们目睹耶稣传道时所有动人的力量,就大为恐惧;但他们仍然拒绝他的劝勉,将自己闭锁在黑暗之中。

  这些首领们想要破坏耶稣的威权,并因众人信服耶稣的教训,想转移民众对他的尊敬和注意。但在这两件事上,他们已显然失败了。耶稣使他们觉悟自己的罪,他们的良心深深受到责备。然而这使他们对他怀恨更深。他们坚决要杀害他,又差人到全国各地去警告百姓,说耶稣是迷惑人的。他们打发探子窥伺他,报告他的言论和行动。可爱的救主现在确实已站在十字架的阴影之下了。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