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谈天说地

揭晓奥秘

 
 
 

日志

 
 
关于我

《圣经》乃是永生上帝的圣言,是一切教育中最高的教育!上帝显示于大自然中,同时上帝也启示于祂的圣言中!在上帝的圣言里,人心可以导求到最深奥的思想,以及最高超的愿望之题旨。

网易考拉推荐

拉路是首先将末世警告传给中国  

2014-06-11 15:30:03|  分类: 【先知与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拉路是首先将末世警告传给中国 - 深情呼唤 - 谈天说地
 拉路弟兄是首先用汉文将末世警告传给中国的,
从一八八七年福音来到远东进入中国,
真理的种子已遍播全国各地,东邻的日本和菲律宾群岛

在远东寻找亡羊


进入中国


  福音来到远东的故事,要从一八八七年说起。那时候拉路(Abram La Rue)弟兄来到广东附近的香港。他是一个自养的传道士。他日常在香港的各码头和各轮船上推销书报,并贩卖干果和卫生食物。他借此法谋他的生活,以作救人的工。他从香港又到过上海,日本,婆罗洲(Borneo),新加坡(Singapcre),以至于巴勒斯坦,随时随地在船上或在船停泊的码头上派售我们的印刷品。像拉路弟兄这样岁数高龄的人作这样开荒的工作,实在是大不容易。他记得很清楚那一八三三年众星坠落的事,如何使他稚弱的心房震惊激动。到他下手作国外传道士时,他的年纪即已经在六十五岁以上了。


  他青年的时候,很热心于寻觅金矿;这种欲望常吸引他离弃他幼年的家乡新泽西(New Jersey),到加利福尼亚或别处去;但现在他心里却有一种更热烈的愿望在催促他出去寻找耶稣用生命救赎回来的世人。因此他虽年老力衰,仍尽力作工。他起先专在说英语的人民中作工,以后有一位热心帮助他的莫先生,替他翻译“劝世文”,他是首先用汉文将末世警告传给中国人民的一员。他很盼望他的寿命能以延长一点,以致能服务到主耶稣回来的时候。但天父不应允他这样的请求,这位劳苦不倦的工人,还未到他八十岁的寿辰,就在他作工的地方长眠了。


  拉路弟兄独自作工多年,等候多年,鼓励我们的弟兄抬起他们的眼目,注意中国的绝大的需要。到他辞世的前一年(一九○二年),安得纯(J.N.Anderson)牧师和他的同伴安抵香港。他们在那里见有七位英国水兵等候受浸。大约在那个时候,邬尔布(E.H.Wilbur)夫妇亦开始在广东作工。后来香港的传道士亦搬到广东;不久,他们即经手开办两个学校──一个栽培男生,一个栽培女生。


  次年,米勒尔和施列尼(A.C.Selmon)两位医生,并他们的夫人,以及艾克瑞(Carrie Erickson)小姐,辛普生(Charlotte Simpson)小姐,和两位看护,一齐六位的医药传道士出发到河南。过了不久,米夫人即因病逝世。她临终的时候,寄了一封信往美国去。这封信里说:“我盼望有别人来担负这个责任。”她的请求果然发生了效力。以后真的有别人来担负了这个责任。现在我们要按着总会所分的华南、华北、华东、华西、华中和东北六个联合会,循序去拜望中国各地教会的情形。


在华南撒种


  广州的工作自邬尔布弟兄和其夫人来此撒种后,即正式开始。不久果子渐多,强有力的教会亦应运而生。一九○三年谭爱德(Ida Thompson)小姐在广州开办一所女子学校名为伯特利女学。此后邬弟兄在太平天国起义的地方又为男生开办了一所育才学校(即今日的东山三育学校的前身)。“第三位天使的警告”从此逐渐开展,引领了许多广州的同胞归向上帝的真光。此处的教会异常兴旺,单就广州区会一处而论,在一九二九年时,即有了九处有组织的教会,十九个安息日学,和五百一十六位教友。


  广西的工作也是由派书报员开垦的。一九一四年刘俭医生到南宁时,已看见有些遵守安息日的人。刘医生生前在美国学医时,进入本会。归国后,即到南宁购地建屋,实行作“医药布道”的工作。刘医生爱主爱人都极其热心,但不幸所志未遂,殒命辞世。他所遗留的小乐园医院,现今仍不住地作着救人之工。此院自近年扩充后,已大异往昔,病房设备,亦大加修添;当病人拥挤的时候,即他们的办事房,开刀室和蒸气室,亦不得不暂且改作临时的病房。


  那里的教友对于捐款的事上很是忠心。有一个作农夫的教友说:“从此以后,我有十石米,要捐一石给主。”又有一个女孩子也决意要忠心地侍奉上帝。她说:“从现在起,每十个钱中,我要拿出一个来捐给上帝。”据一九二九年报告,广西区会共有五个教会,十一个安息日学和二百三十六位教友。


  论到本会的真理进入厦门和汕头的故事,亦是最有兴趣的。大约在二十世纪的初叶,苏门答腊(Sumatra)的孟桑牧师得到了一位中国的青年信徒。此人名叫郑提摩太,他的父亲是从福建的厦门去的。他因为生在南洋,所以不会说中国话。那时在新加坡一带的华侨多数是说厦门话和客家话,因此他不久即回到厦门读书,以便日后回到新加坡在中国人中作传扬末世福音的工作。


  他到厦门时,进入一个长老会所办的神道学校内读书。这个学校是遵守第一日。提摩太因为热心读书,言语庄重,很得校长郭子颖先生的称赞。他常在众人面前称提摩太为“模范的基督徒”。此事颇引起别的学生的嫉妒。有一天别的学生看见他在星期日购买东西,遂到郭校长面前控告“模范生”如何如何的违犯“圣日”(此时提摩太尚未同人谈论过安息日的问题)。于是郭先生便召他到他的面前;郑弟兄就将安息日是星期六的原由告诉他。郭先生听了此话,先是惊奇,既而羡慕,末了经过长时间的研究后,即完全接受了“第三位天使的警告”。后来他偕同郑弟兄到广州拜会安牧师,在研究了本会的道理之后;即受浸加入本会。


  他们返厦门时,中途停搁在汕头,在那里遇见洪子杰牧师。他是浸礼会的工人。他们把一份讨论安息日的小册子送给他,以后就离别去了。洪牧师在他们去后,将一堆书压在这小册子上,说:“我什么时候念完这些书,什么时候就念你的。”


  我们的真理越传越广,自然很容易引起别人的反对。不久即有一班人请洪子杰牧师代替他们出席与本会的人辩论;他也说“把这个事情交给我,我要在半点钟内,把这些异端驱出境外。”他此时忽然想起从前的小册子,于是急忙回去寻找出来,以便可以从中拿出辩论的把柄。他还是没有看了多久,口里便喃喃自语道:“这实在是异端,老郭把《圣经》都引错了。”但等他翻到他的《圣经》一看,却又觉得分毫不差。他又往下读了几页,竟觉得他不但无心再去辩论,反要设法如何可以躲避此事,因为此时他已承认这一班人所宣传的真理了。此后不久,洪牧师就接受了安息日和他的真理。这就是本会在厦门和汕头发起的故事。


  汉谨思(W.C.Hankins)和安理纯(B.L.Anderson)两位牧师随后也来到厦门与郭子颖牧师一同做工,设立了一所教会,并开办了一所美华中学。此校到一九二○年时,已派出四十位的工人,去担任教员、传道士和派书报员等等的职务。福建的真光从这里又反射到台湾,在那里也有一些人相信此有福的指望。一九二九年全区共有五个组织成立的教会,十二个安息日学和三百四十八位受浸的教友。


  一九一○年那基里(S.A.Nagel)牧师渡海到汕头时,正值年终,必须停留五天。此时那里还没有教会,他在那里遇见了洪子杰牧师及他所引导的一班注意真理的人。一九一二年赫理思牧师到汕头时,即买了一块地皮,建了一座楼房,作他们的住处和聚会之用。一九一四年赫弟兄返美,恩第孙(J.P.Anderson)弟兄由客家调到此处。他将旧地脱售了;在靠近铁路的旁边,购置了一块大地,建筑我们汕头今日的教会。后来汕头服务的工人颇多,因会正那牧师返国,会正职权遂改由黄大卫牧师代理。


  一九二九年此地共有五个会堂,十七个安息日学,六个小学,二百九十六位教友,十六位传道士,七个教员和四位派书报员。


  本会的真理传到广州后不久,在一九○五年时即由五位客家的青年人接受真理。这五位不但是广州初熟的果子,并且也算是客家的萌芽。一九○九年的恩帝孙牧师和罗更新弟兄来客家开工。当时那地方正发生一种“不信任何基督教的运动”,所以他们很快遭遇困难。一九一○年教会派那基里牧师来到客家。他在县城外购地建屋,作传道士的住所;又在城里租屋,作传道的地方。客家自有了固定的地点以后,工作即蒸蒸日上起来。


  一九一六年有一对医药布道士胡约瑟和他的夫人来到客家。他二人原是护士出身;因为看客家三万多人当中并没有一个医院,所以便动了慈悲的心,在他们的住宅楼下开设了一个小小的施诊所。这就是今日惠州惠安医院的前端。一九二六年总会派纪默思(H.C.James)医生和他的夫人到客家区开办医院。这里新医院业已于一九二八年落成。此院系两层楼房,长约八十尺,可容病人四五十位。


  据一九二九年的报告,全区共有组织成立的教会八处,安息日二十七个,小学四所,工人五十七位,教友七百零二位。


  闽北区会的总办事处设在福州。福建北部完全包括在此区域之内。这里的工作是郭子颖牧师在一九一一年开办的。一九一六年摩尔士(C.C.Morris)牧师由美抵此,先后担任司库及会正等职。以后来这里做工的还有不少忠心的仆人,现任该处会正的马良理(V.J.Maloney)牧师是一九二六年从厦门调到那里的。


  上帝很祝福闽北的工作。在福州城内,有一座规模宏壮的礼拜堂,在那里宣传“第三位天使的警告”。该处还有一个很完善的三育初级中学,训练着忠心有为的青年男女为主的服务。历年以来,本会工作陆续从这里向外发展,直到现在,闽北区内的各大县差不多都已有我们的救灵机构了。


  到一九二九年年底止,全区共有组织成立的教会八处,安息日学二十处,一至十年级的中学一所,小学五所和教友四百零二位。


在华中各地收集宝藏


  华中联合会是本会在华最大的联合会:论州份包括有豫、陕、甘、鄂、湘和赣六州;论人口统共有一亿三千六百七十万;论面积约占地一百二十九万公里。本会自一九○三年派米勒尔等一行六人进入河南开工以来,至今已二十七年;进入此布道区域里做工者至多,如和禄门(F.A.Allum)、魏德培(J.J.Westrup)、韩尚理(O.A.Hall)、林明正(C.P.Lillie)、李宝贵(Frederick Lee)、康盛德(R.F.Cottrell)、孔宗道(M.G.Conger)、魏烈文(D.S.Williams)、卜伦敦(H.M.Blunden)等牧师;如葛道扬(O.J.Gibson)和米勒森(Esta Miller)教师;德文波(D.E.Davenport)和纪默思医生,以及席宝琳(Pauline Schilberg)小姐等俱曾先后来此服务,拯救中原一带住在黑暗之中的同胞。


  米医生等抵豫后,先在罗山工作,后又改至上蔡。他们在该处开设一个小小印刷所,出版了一种小小的刊物,名为“福音宣报”。此报后来即改进为今日的“时兆月报”。除此以外,他们还发行一些小册子,“劝世文”和诗歌等以作布道之用。这个报馆曾一度迁于信阳州,最后才迁到今日的上海宁国路。这一班工人对于设立学校和训练工人的事,从起初就十二分的注意。他们最早是办一个私塾式的学校。一九一○年本会在莫干山聚会,议决在河南的周家口正式开办一个道医官话学校。此校的宗旨,你若顾名思义的一想,即可明白;当时校务由米勒尔医生和席小姐共同担任。一九一一年辛亥革命时,国内战云陡起,西方各国弟兄因内地无法居住,不得不迁居于上海,于是一个道医官话学校亦随之南下,先暂设于南京,次移办于上海,终乃迁徙于江苏的桥头镇。今日名震全国,采用工读制度的中华三育研究社即由此发展而成。


  教会的工作日增,事务日繁,为便于管理,易于应付环境计,遂决计在郾城购地建屋。一九一三年建成礼拜堂一所,男女寄宿舍十余间,西人住宅两幢。当年秋季,在新屋之中,开办一个圣道速成科,计有男女学员七十余位。学期完毕后,各生俱星散回乡,努力宣传福音的真理;河南的明德中学亦即由此产生。一九一五年李宝贵牧师任会正,葛道扬牧师任校长时,以学校占用礼堂,有失礼拜的尊严,遂计划添造一幢楼房,上面可作课室,下面可作礼堂。此屋在一九一六年方才告竣,但在一九二六年时,又不幸突遭回禄。当时教职员虽因那次的损失忧伤,但他们却毫不灰心,仍一心一意地训练主所托付他们的小羊。一九二八年省会委员议决重新修葺,将该楼全座划归学校之用,而另外建筑礼堂。现在新校舍业已落成,一班莘莘学子,有为青年,又得在主的院宇内受教了。此校自成立以来,成绩卓著,所培出之学生,今日多数担任本州及外州的重要职务。现在汪静波牧师在那里主持校务,一切课程设备,无不日求进步。希望不久他们能进步成一个完善的中学。


  河南从早即十二分注重医药的工作,不过起先没有固定的房屋罢了。一九二六年始在郾城建筑善济医院。此院除医治四围的病人外,又训练了许多有经验的医药布道护士到四乡去助人解除灵性和肉体的痛苦。一九二九年全州共有教会六处,安息日学二十九个,教友七百一十二位。


  湖南是一个传道最困难的州份;我们的传道士亦常在那里遭遇危险。一九○六年赖以德(P.J.Laird)牧师与其夫人及赖以道(E.P.Laird)医生来湘作工;先开办一所小学,一所医局。三年后,康盛德牧师亦加入此地服务。他们分散了许多书报;当地的人民也欢欢喜喜的接受它们。有的读者借着这些书报变为一种渴慕福音真理的人。柯得恩(O.B.Kuhn)牧师有一次在一个地方聚会时,那里的人十二分的兴奋,甚至有十五个人自赁房屋,而使我们的传道士才能继续在那里与他们研究《圣经》。有的人因为接受本会的真理,遭受别人的仇视和诬害。


  一九二九年湖南全州共有六个正式的教会,二十一个安息日学,四百一十位教友,五个小学和一个初级中学──弘道学校。


  有些湖南的弟兄带着救人的书报进入湖北。一九一一年和禄门和米勒森两位弟兄来此正式作工。以后有简墨士(E.H.James)、韩尚理、李宝贵、林明正等弟兄加入服务。当革命之际,汉口全市被劫,本会亦遭遇极大的损失;但上帝仍祝福他们,拯救他们。


  他们曾在汉口开一医局,但不久即因故停办。他们也开设一个学校;此校逐渐发展,即成为今日的汉口三育初级中学。汉口现在除设有本省会的机构以外,华中联合会的办公处亦设立于此。湖北省会在一九二九年时,共有七个教会,二十个安息日学,和三百八十六个教友。


  论到江西的工作,从始迄今,差不多全是国人自理的。一九一六年有一位弟兄奉华中联合会的差派带着几位传道士和书报员来江西开工。他们先在南昌分派书报;上帝祝福他们的劳力,有多人接受真理,下手遵守安息日。此州的教会自柳种广牧师在一九二八年担任会正以来,工作特别进步。到一九二九年时,该州便有小学十所,有组织的教会四处,安息日学十四个,教友一百八十八位。他们现在很注意挨家布道的工作;他们每到一家都是先高举基督,将耶稣如何牺牲,和祂怎样快要复临的事告诉人,故很能引人接受真理。江西全州一九二七年的捐款总数为六百八十元三角,一九二八年的捐款即增至一千一百二十元四角八分,从此亦可见那里的教友是如何忠心于上主了。


  吾国历代的故都,西人号称为“汉族的摇篮”的陕西,亦是书报员开始进入的。民国四年(一九一五)有一位河南的弟兄带着书报到陕西作工。他在潼关住店时,听见隔壁有唱诗的声音;他过去时,就遇见三原县福音村里浸礼会的一个老牧师刘丹之先生。此时刘先生正送他的孙女往外州读书。他们彼此谈论很觉融洽;这位老牧师便把那进入“福音村”的道路指点给这位派书报员。次日,这位弟兄即起身往“福音村”去,一面分派书报,一面宣传真理。那里的浸礼会请他在星期日讲道。于是这位派书报员就将本会的要道讲给他们听;听众很受感动。民国五年春,李宝贵,施列尼和刘振邦三位弟兄到“福音村”与他们查经。直到后来战争发起时,他们才离开陕西。同年秋,刘丹之牧师和两位别的弟兄到河南赴大会,同时他也受浸入会。


  自此以后,陕西的工作日渐发展,便在“福音村”设立了一个教会。在谭家堡的地方,由教友捐地八亩,盖了十间草房,作为礼堂之用。此后相继来此作工者,有怀德(S.G.White)牧师和嘉华达(W.E.Gillis)牧师等人。民国十五年战争起起时,工人们俱被困于西安城内。这次的围攻为时共有八月之久,城内饿死者约有万余人,而本会教友,除一位工人因病丧命外,竟绝无一人因乏粮饿死的。上帝在急难之中这样保护祂的子民,实在足令人惊奇不置。但一波甫平,一波又起,解围之后,非基督教的运动又突然发生。所幸的是,我们的教友已饱经危难,无论逼迫如何残酷,皆能屹然不动,坚守主道。民国十七年冬,吴择善牧师来陕西任会正之职;同时华中各职员亦来陕帮助开会,故教友多有因此奋兴者。一九二九年全州共有教会一所,安息日学三个,教友七十六位和初级中学一所。这个学校现时由李广仁弟兄主持办理。


  甘肃在早几年前即有河南的派书报员进入散布真理的种子,直至兰州。惟因交通不便,并且近年中原多有变故,故仍未有正式工人前往浇灌所撒的种子。但我们只管尽我们的力量撒播,上帝自要用祂的圣灵浇灌它们,并要在相当的时候,领导祂的仆人去收割那已熟的庄稼。


聚集华东的禾捆


  华东联合会是远东布道工作很兴盛的一个所在。它的总机构设在号称“东方巴黎”的上海。这里有中华总会的办事处;有时兆报馆,里面有一百余位职工,每日劳碌不停的编印救人的书报;有上海疗养院卫生院和分院,此院除疗治病人外,并附设一所护士学校,训练中、日、菲、韩、俄以及马来群岛的青年男女,预备将来出去作医药传道士;另外在离此约有七小时火车行程的桥头镇还有那个中华三育研究社,聚中国十七州的青年男女,及南洋和高丽的代表在那里领受主的训诲。


  这个联合会包括有江苏、浙江和安徽三州;共分浙南、浙北、苏北和皖宁五个省会。一九二九年共有四十四个教会,七十九个分堂,二千一百五十三位教友,十处小学,三处初级中学,一百二十一个安息日学,和四千二百二十位学员。


  江苏省会的工作是从一九○九年开始的。早一年米纯贞(Bothilde Milles)女士由美国来到上海。她学了一年上海话以后,即于次年着手实行“妇女布道”的工作。一九一二年,吴德(K.H.Wood)牧师来沪,一面担任传道,一面兼理江苏司库。翌年教友渐多,工作日盛,遂按总会会例于一九一三年春季在上海成立江苏省会,推举施塔福(F.E.Stafford)教士为会正。此时上海已有教会两处,教友七十四位,小学校一所。施塔福弟兄原在上海某印刷所任事,很熟悉沪语。自接受真理以来,常利用业务时间出外布道,或与人查经。后因感觉救人工作的紧要,便辞去印刷所的职务,专任本会传道之职。一九一五年施弟兄返美,因故不能来华,华东联合会委员会遂改任司库吴德牧师为会正。


  一九一四年福音的工作在上海大加推广。此警告传至离沪三十里之南翔镇时,特别蒙上帝的祝福;不只镇上的绅士有许多接受本会真理,四乡的农民也有多数人归向主。一九二一年有一个报告说:


  “我们在各处可以寻到宝贵的禾捆。我们越多接受圣灵,我们就越能看出在这些悔改的人身上所成就的奇事。我们在南翔有一位老年的姊妹,每安息日行两次七里长的路程,来赴安息日的聚会和祷告聚会。她说,她独自行路的时候,常看见天使在她面前行走。像她这样能读书的老姊妹,我相信上帝已按着祂的大爱使她看见天上的使者;上帝实在与她同行和她交谈。”


  末世的警告蒙圣灵的祝福,不仅传遍本州各重要的城镇,且推广到浙江的州城和各大城市。


  因此联合会遂将浙江州区划入江苏省会的范围之内,改江苏省会为江浙省会。一九一七年省会派两位书报员到浙江的温州作工。他们的劳力很得主的祝福;领受圣道,遵守安息日者,日有所增。于是省会又派别的工人进入帮助,组织教会。此区在一九一八至一九一九年的工人薪俸和一切教会的费用全由省会自己负担。


  后因浙南的工作蒸蒸日上,又因该地的口音与北部不同,华东联合会于一九一九年提议将温州、台州和处州三府另行组织,韦更生(G.L.Wilkinson)牧师为会正。当时韦弟兄来中国已有一年,专习温州土语。


  一九三○年江浙省会又因教会日渐发达,事务亦日加繁重,遂将浙北杭州一带改组为浙北省会,以施爱德(Carl Schroeter)牧师为会正。此省会新开伊始,诸事仍在整理进行中;他日一切就绪,自当为主收割庄稼不少。一九三一年春季又将江苏北部分组为苏北省会。


  本省会除在各教会所设的小学外,又特在一九二五年前上海三育大学故址开办一个江浙三育中学,专门培植江苏与浙江的青年男女,以备承继各地的工作。现在任该校校长者为刘梦如。刘牧师服务教育已历多年,对于真教育的目的和设施的方法,十分洞悉,故所办学校亦日兴月盛。一九二九年中学共有男女学生一百五十余人,小学有一百八十人;校内附设有印刷所,以补助学生经济之不足。


  远东惟一训练人才的学府中华三育研究社起初曾开办于本省会内。此校原设于河南。民国元年(一九一二年)秋季迁于南京内四条巷,校名仍袭其旧──道医官话学校。当时校舍系租来的西式房屋,楼上作学生宿舍,楼下作课室和办公室。民国二年又迁于上海宁国路;历任校长为施列尼、和禄门、杜约翰、苏清心。民国八年秋,梁思德(S.L.Frost)出任校长,添聘教员,提高程度,加增新课,扩充校舍,改校名为上海三育大学,开办正式初级大学。由那年起,校务日渐发达,声誉亦远全国:加以添设工厂,帮助无力读书的贫寒学子,故四方有志的青年,无不望风来归。后因沪地环境不良,对于实行基督教育,亦多不适宜,民国十三年在沪宁铁路旁的桥头镇购地七百五十亩,自建校舍大小二十四座,在十四年九月正式由沪迁出,更名为中华三育学校(后改称中华三育神学)。此次之劳苦经营,以现任校长李博(D.E.Rebok)牧师出力为最多。至民国二十年秋,因求符合国民政府办学的法令起见,遂改名为中华三育研究社。


  民国十七年北伐之际,学校因在战线区内,曾一次受挫,停顿一年。但赖上帝的帮助和诸位工人的热心,仍得于十七年继续开办;并且诸位教员、学生因一年之休息,精神仿佛特别饱满,故校中课程和实业各方面,无不蒸蒸日上。据十九年该校报告,本年度工厂售出货价约值国币五万元,农场也收获发达,全年进款已足够百分之七十的自养(西国职员薪水除外),来年各部事务如能顺利进行,销售机会如能一如往昔,则大概可以达到完全自养的地步。


  现在该校工厂出品:有钢丝床,学校用桌椅,铁凳,黑板擦,以及各种铁制用具。此种出品现已销行至国内各著名大学及医院内。农场出品有各种罐头食物、水果、鸡蛋和蔬菜等物。


  时兆报馆最初由米勒尔医生创设河南上蔡县。该时出版的刊物名为“福音宣报”,即今日盛行全国,月销八万余份的“时兆月报”的前身。后因总会组织于沪,报馆亦随而迁来。今日此报馆算是远东宣传真理印刷品的最大制造厂。每月除出版“时兆月报”,“基督教育”,“末世牧声”,“安息日学良助”等定期刊物外,又出版许多书籍,以供学校及教外之注意真理者采用。所惜者无专门长于文学之人才,专门担任此文字宣传的工作。我们盼望今日在校的青年,凡有志文学,并长于文学者,多在此方注意,预备将来到报馆担任编译职务,那么中华文字宣传事业的前途就大有希望了。


  “医药事业为福音工作的股肱。”这话实在是不错的。末世的警告在中国的历史,从起初就是行医和传道并进的。本会在远东著名的上海疗养卫生院,先于上海中国红十字会总院开办数年。后因合同期满,改租上海南京路市房开诊。嗣因地方窄小,不能尽量收纳病人,又因地处闹市,有碍病人修养,故于民国十七年米医生由美国返华时,即提议在沪西乡间一带购地创办一所完善的疗养院。此院在十八年一月一日开幕。近年院务异常发达,病人常有人满之患;故一班佩服本会卫生原理的朋友,都鼓励我们在沪上再建一座平民医院,俾贫苦无力的平民,亦能享此健康之帮助。我们的弟兄有了此种鼓励,随即下手进行,组织募捐队,向沪上各著名慈善绅商募捐。在这次运动中,我们特别得到上帝的祝福。我们本来只打算筹五万元,后来因中外慈善人士慷慨捐者特别踊跃,故募捐总额已达十六万元;其中华人所捐之数,据米医生在开幕时的报告,竟占全数六分之五的奇迹。现在此院业已于一九三○年五月一日开幕,命名为上海疗养卫生院分院。该院的位置系在上海靶子路我们沪中会堂的间壁;病床有一百七十张,屋式系六层大厦。院中一切设备,凡总院所有者无不应有尽有。此院之设,原为救济平民,故上海工部局,各大公司和慈善家,均应允捐助此院的常年经费。


  上海为中国首屈一指的商埠,亦文化荟萃的区域,故此教会的进步亦较其他地方稍速。不过地方越文明,罪恶的势力也越大,所以上海的污秽也是我们教友最大的隐忧。上海现在已成立有中东西三个教会;两个小学,一个中学。我们希望不久可以加倍我们的工作。一九二九年江浙省会共有二十一处教会,四十五个安息日学,一千二百零七位教友。


  “第三位天使的警告”是从河南传入安徽的。先是在安徽北方的颍上县有一个自立会;韩崇真弟兄任他们的传道士。他也是自立会的创办人之一。韩弟兄为人诚实,侍主热心,又极力拥护真理。一九○九年他的老友刘振邦牧师从河南给他寄了满载真理的书报和小册子。他看过以后,很受感动;但内中还有许多疑问。韩弟兄求道心切,立刻写信给刘牧师问他可否来颍上一谈。刘牧师接到回信后,当日就同和禄门牧师亲到颍上与韩弟兄研究真理,详细替他解释一切的疑问。韩弟兄即立定主意要遵守安息日。自立会当局听说此事,百般的阻挠他,劝免他,并且应许他若是不改守安息日,他们可以立刻升他为牧师。但韩弟兄说:“听从上帝过于听人是应当的。”自韩牧师皈依真理后,他的教友也有许多人随着他们的牧人过来。韩牧师忠心侍主,担任本会许多要职,也结了许多果子。这位忠心爱主爱人的工人,在一九二七年逝世了。


  安徽的工作从此开始,逐渐的发展。在那些初熟的果子内,有许多在今日作教会的柱石。颍上县的教会成立后,李宝贵牧师在该地传道。一九一○年毕胜道(E.Pilquist)牧师进入南京作工。一九一一年道医官话学校由河南周家口迁来南京。从此以后,总会派有许多工人进入此新地劳苦耕种。


  自道医官话学校从南京搬到上海后,南京的工人为培植本地的青年起见,曾在该处开办三育工读学校。先后主持该校事务者,有苏醒之,许好威(H.L.Shull)和刘梦如等人。民国十七年因政局变动而迁至颍上,改名为安徽三育初级中学。新近该校在蚌埠与怀远之间,购得山地五十余亩,拟在乡间自建校舍,以实行上帝所赐给我们的教育制度。待该处校舍告成,中华将又多出一个制造救人灵性者的机构了。


  皖宁区会组织于一九一三年。该区包括有安徽全州及江苏的一部分,总机构设于首都。一九二九年全州共有六个正式组成的教会,二十四个安息日学,和三百四十位教友。


  浙南一带是中国风景最隹美的地方,同时也是迷信最深的所在,因此我们的工作在那里也特别的进步。当一九一七年时,江浙省会派两位书报员到温州一带去分派书报。他们到了目的地还未开工以前,先到一座小山祷告,求天上的能力指引他们。上帝垂允了他们的呼求,所以开工不久,便有一大队人开始遵守安息日,研究他们所带来的真理。这些人明白了以后,又分散到各处去告诉别人。不久这真理的火光蔓延遍地,在温州附近的各乡村里,兴起了二十多个遵守安息日的团体。这些慕道友心里极其火热,接二连三的写信给江浙省会,要求派遣工人去帮助他们,教导他们明白一切的真理。这些信徒没有得着回信,后又继以电报,并将慕道人的像片寄去,以表示他们的诚恳。末了又推举胡建人和徐子侯两位弟兄为代表,亲到上海要求他们派工人到那里传道。当年有傅尔吞、韩尚理和吴德三位牧师来温州调查这些慕道友的实情。得见他们实在热心真理,遂将此区暂时划归江浙省会管辖,并派吴择善牧师和两位弟兄来此传道。吴德牧师在那年年底即为第一批的信徒施行浸礼。一九一八年韦更生牧师和他的全家来到温州学习当地的土白,预备在这里服务。一九一九年江浙省会将温州、台州和处州三府割让,另组为浙南区会,推任韦牧师为会正。区域虽然很小,人民却有六百万余,加以人心慕道深切,故连年信而归主者络绎不绝。


  前年本会在温州南门外购地四十亩,作建造浙南三育初级中学之用。校舍业已建妥,来此读书的学生,都是热心的青年。现在浙南遍地的庄稼已经发白,盼望主的圣灵运行在这些青年人的心中,打发他们去答应这三府的“马其顿的呼声”。


  一九二九年全区会共有正式教会十七处,安息日学十个,教友六百零六位。温州各地福音的最大特点,就是各地多来要求我们帮助,其次就是教友多自动引人归主。据一九二六年的统计看来,在全州教友中,共有百分之五十二是教友所结的果子。


在华北战胜诸艰


  往北到孔老夫子诞生的山东,亦有我们弟兄们劳苦的成绩。这里有许多人羡慕真理。一九二○年时全州不过只有一处教会和五十位的教友,到了一九二九年教会已增至四处,教友亦加到二百六十四位。另外还有数个分堂,在各乡村高举着真理的火炬。康盛德、卜伦敦和李宝贵等牧师,都曾到过此州工作。


  在济南城内设有我们的华北三育学校。这个学校设立了数年之久,已为我们造就了不少的人才。校内设有毛巾工厂,专织上等毛巾及浴衣等物。此种出品不但得到许多顾主的称赞,并且使学校得到经济上的扶助。现在此校业已改名为华北圣道学校。


  从济南乘火车北上,即入河北州(前直隶州)界内。这州的工作是一九一八年康盛德牧师所开的。康弟兄在北平城内租好房屋后,就开始传道。不久,便有十几位慕道友天天来同他查经,要晓得这道到底是否纯正,他们既知道这是上帝的真理,就甘心领受,开始遵守安息日。同年本会也从这些教友中挑选八位,送他们到上海三育大学读书。


  民国八年二月间康牧师在河北施行第一次的浸礼,受浸者有王西园弟兄等十二人。此后康牧师因病回沪,总会即改派卜伦敦牧师继任。再后即有李宝贵牧师担任作华北联合会的第一任会正。李牧师在北平时曾在宣武门外开“警世布道大会”。事前登报宣传,散播传单;至期赴会听讲者有时竟多至千余人,签名者亦有百余人。一九二二年在天安门前开一个破天荒的“帐棚布道大会”。每晚并加映幻灯助兴,果效应亦如前兴盛之时。值此福音在本年内大大进步,北平附近多有受感者。


  一九二二年未告终,末世的警告即传至天津,在该处设立教会,任孟钟峄弟兄为传道士。一九二四年李牧师回国,改任爱培尔(G.J.Aprel)牧师为华北联合会会正,瑞赐义(W.J.Harris)牧师为直隶省会会正。一九二九年全州共有教会四处,安息日学六处,小学一所,教友二百六十五位。


  山西的工作是一九二八年才开的。他们现在虽只有一个教会,和十八位教友,但这些工人和教友,都是齐心努力地在作主的圣工,以收割山西一带已发白的庄稼。现任该州会正的,就是我们忠心为主劳力的弟兄孟钟峄牧师。


华西的救生局


 

一九一四年和禄门牧师和汪和仁(W.C.Warren)牧师到我们中国最偏僻的华西区,在四川重庆一带开始布道。他们乘民船顺着扬子江的上游一直走了三十九天,才安抵他们的目的地工人不断的加增,教友也不停的加入。李法孔牧师、时汝霖牧师、卢德慈(E.L.Lutz)、巴庆安(C.L.Blandford)弟兄,以及安得烈医生都曾先后加入此地之工作。

贵州的工作亦是近两三年才新开的。贵西区会以毕节为总区。一九二五年贺爱敦牧师来此管理教会的工作。该处除汉人外,尚有多数苗人和夷家搀杂其间。这些人都是不甚开化的,但他们都是上帝所痛爱的儿女。他们一听见上帝的慈爱和耶稣的牺牲,无不立刻痛心悔改。一九二九年底,那里即有一个教会,十九个安息日学,一百八十二位教友,和三个小学。


  一九二八年我们派施谋道(H.K.Smith)和卜思理(A.B.Bhzzell)两位弟兄和他们的眷属往贵阳去开办贵东区会的工作。他们很热心为主宣劳,成绩亦大有可观。他们开工不过五个月就得了十五位受浸的教友,另外还有二十多位预备受浸入教。可惜施弟兄在一九二九年出外传道时迥途被匪枪杀,遂作了本会在中国的第一个光荣的殉道者。


  华西包括蜀、黔、滇、西康四州,并西藏等地。但因为“蜀道难”的缘故,所以福音难以进入中原将近三十年之久,我们还没有尽量的把这个好信息传给我们西陲的同胞。希望在不久的将来,我们能有多数献身的弟兄姊妹到极西去,拯救我们自己的同胞。

东北救人的工作


    东北的工作从开始即显出需要末世警告的时期已到。本会正式的工人还未进入奉天以前,上帝已借着哈尔滨和俄国信徒引领一位满州的弟兄接受复临的信息。过不久,这位弟兄来到上海三育大学读书,预备作传道士。数月后他明白了这些警告,遂又乘轮返奉,去拯救东北一带的羊。这位弟兄忠心为主做见证,上帝也感化许多人悔改,与他主里一同快乐。一九一四年白德逊(Bernhard Petersen)牧师和另外一位弟兄先在上海学习了一些官话,然后即动身往奉天去。次年,他们即给那里最先的九位信徒施浸,成立了东北的第一个教会。同年我们在沈阳城外购买了二十九亩地,先后建筑了三座中国式的房屋、和三座西式的房屋,作工人的住宅。


  数年后,我们觉得在这样的环境中办理学校是有点失宜。于是又在离沈阳大约二十里之遥的乡间购了一片地,于一九二七年由甘盛典(R.M.Cossentine)教授主持兴工建造,时笃信弟兄协同办理校务。于是这一个满州三育训练所即于翌年产生。第一年便有二十四个学生。这个数目虽然不大,但进入这个学校的青年都有同一的目的,要预备将来在主的葡萄园里服务。因此他们在未曾正式进入主葡萄园之前,都先在他们自己所设的葡萄园里服务一下。据时校长说,该校学生在民国十九年时已制出数百瓶的葡萄汁,再过一年当可加增数倍。


真理的种子现在已遍播东三州各地了。目前惟一的需要,就是要多派工人进入这片大地,浇灌和收割那曾经播撒的种子。不过这里的福音工作,不但是要向我们中国的同胞宣传,也当向侨居那里的外国人宣传。东北有许多俄侨,他们都是一样热心一样爱主的人。巴比恩可(T.T.Babienco)和包朴(M.Popow)弟兄自由加拿大进入东北专在那些人民中工作以来,已在哈尔滨得了二百多位信徒。福音必须传遍列国,也必须传至这个联合会西北的蒙古。现在虽已有四家俄国信徒进入这些居住帐棚的人中作工。但我们觉得工人太少,我们盼望上帝的灵能在那些立志终身为主劳力的青年人心中施展祂感化的能力,使他们听那从东北来的“马其顿之呼声”时,即能立刻前去拯救他们。


  现在我们已将基督复临运动在中国进行的情形涉猎了一遍,我们虽不能把一切的经过尽量的记述出来,但已给读者看出上帝如何在“神州大地”施展祂的大能。


在扶桑


  我们到东邻所谓“扶桑”的日本,也看见此同样改变人心工作的能力。葛林继(W.C.Grainger)教授在一八九六年时行抵日本。同他一路的有一位在美国接受真理的日本青年大河平(T.H.Okohira)弟兄。他们开了一所学校,作与人查经的工作。他们头一批的信徒是两位在军队里的青年。这两位很有志气,一个名川崎(Kawasaki)医生、一个名国谷(H.Kuniya)。国谷弟兄照着福音的光所指示他的路,离开军队来服务上帝。这事很叫他的父亲生气。他的父亲当着他的面把送给他的《圣经》撕成碎片。但上帝的灵不久得胜了这位异教的父亲,他也喜爱这使全地人心欢乐的有福之指望。


  我们的传道士到日本后一年,即在日本的教育中心点东京组织一个十三位教友的教会,也出版一种月报。葛教授的女婿柏登(W.D Burden)来此帮助这一班软弱的工人,可惜葛教授在一八九九年溘世了。我们的实力因此受了一个重大的损失。学校停办了,但上帝仍不遗弃祂的工作。书报员和传道士还是奋勇出去撒播真理的种子。其中有那位读过几年书后决定作传道士的国谷弟兄。葛夫人写着说:“他没有出门的盘费,所以他卖去他的靴子和钟作川资。他从东到西,向无数的百姓讲道。有一次在一个地方有一千人听他演讲。百姓喜欢供给他饮食,也愿意支付他的路费。他回家时心里大受鼓励。”


  以后又来了许多新工人,有的帮助传道,有的开办教育。除此以外,还有许多日本忠心的基督徒和这些外国人联合作工。小林(T.Kobayashi)和山崎(S.Yamasahi)弟兄、大河平和国谷牧师,开设疗养院的诺玛(Noma)医生(译者),以及其他的工人,对于这个警告都曾在日本担负极大的责任。


  日本的工作进步很慢。所得的教友都是一个一个得的。

.......

在高丽


  人们由日本经过朝鲜海峡即来到高丽。高丽原是一个闭关主义的国家。起初因海岸与疆界的阻碍,不同外边人有什么来往。直到一八八二年和美国订了一种条约,才改变了。二十年后,有一个高丽人在日本接受“第三位天使的警告”。那天他经过我们会堂,外面的招牌很引起他的注意,于是他就进去。他和国谷弟兄这次的会晤,虽然彼此用中国字在石板上互相交谈,结果总算不错。后来这位高丽人又来了。这次他带来了一位年纪较轻的同国人。晚上在这位年事较高的人还未走以前,他们便共同研究受浸的题目。这两位热忱寻求真理者到此即定志领浸。当天晚上,这两位高丽最早的信徒即在万家灯火之下,在水里与基督一同埋葬了。次日那个年纪较大的人便乘船往夏威夷去做他的新生意;年轻的宋方舟(Song Fun Cho)(译音)即回到高丽。宋方舟是一个真实的传道士。他在回家的路上,遇见一位从檀香山(Honolulu)回来的高丽传道士。他告诉他新近寻到的信息。传道人细听之下,便相信而且顺从了。于是这两位热心的工人就将耶稣快要回来的喜信传遍全地。不久全地即大大警醒。以后我们在日本的神户收到他们的一封信,说:


  “亲爱的弟兄:


  你接读此信后,请急速乘船来此。你来信说不懂我们的言语;但上帝如与你同在,你何必怕呢?”


  因此国谷牧师即到高丽,不久飞尔德(F.W.Field)教授亦和他同去。他们只努力经营了几个安息,就组织了四个教会。别的地方不久也发起了好几组遵守安息日的人。


.......


在菲律宾群岛


  其次我们要到菲律宾群岛去。一九○五年科德卫尔(R.A.Caldwell)弟兄带着英文和西班牙文的书籍往那里去开路。然后麦好尼(J.L.MoElhany)牧师也跟着进去作传道的工作。他到的时候,就看出这里的庄稼已经完全成熟。起始我们只向着那会说英语的人民作工,但到一九○八年时,即特为菲律宾人开了一处教会。富德尔(L.V.Finster)牧师曾在此地服务多年。论到这里的工作,他在一九一三年的全球聚会里说:


  “第一年我们专门学习方言,并预备一些塔加尔语(Tagalog)的‘劝世文’。第二年我们借着一位译员的帮助,开始在一些人家里举行查经的聚会。不久,要求查经的地方过多,竟使我觉得无从应付。以后我开了一个查经学校,许多马尼拉(Manila)的本地牧师也都来赴学。两年前(一九一一年)我们组织我们的第一个教会,共有十八位教友。……过不久即在马尼拉支搭了一个帐棚,开我们在那里的第一次‘帐棚布道会’。那一次赴会的人数,始终都是很拥挤的。……我们在三处开‘帐棚布道会’都有同样的结果。……一年后,我们的教友人数增至一百,另外还有许多遵守安息日的人。”

.......

 现在我们既已迅速地将这个宏大的布道游历了一遍,我们必须就此结束,向远东道声“再会”珍重而别。伊文思牧师自一九○九年以来,差不多继续不断地都是在这里为主宣劳,直到一九三一年才回美担任总会的副会正。这章所述的地方,除中国已另组为中华总会外,其他区域现仍隶属于远东总会。一九三一年总会办事处由上海迁至马尼拉,任季富德(Frederick Criggs)牧师为会正,韦思纳(Ewoesner)弟兄担任书记兼司库的职务。这里的工作,历年都很蒙上帝的祝福。二十五年以前,在远东全地只有几位信徒与拉路弟兄同工,到一九二九时即有二万四千六百五十一位教友加入这有福的指望中。然而这个数目若拿来与亚洲受警告的“恒河沙数”的人民比较一下,着实是微乎其微。现在他们正辗转沉溺于异端的死海里,等候我们抛出救生绳以拯救他们的性命。到底谁要去答应这样的请求呢?


附录 复临运动大事年表



成立时期(一八四四年至一八五四年)


一八四四年 大失望,安息日真理发现。本会第一个教会成立,发现圣所的要道。


一八四九年 第一种刊物现代真理出版。


一八五二年 《青年指导杂志》出版。本会购买第一架印刷机。


一八五三年 本会最初聘用受薪的工人,组织第一个安息日学。


一八五四年 购置鳘个布道帐棚,本会的书报开始定价发售。


组织时期(一八五五年至一八六四年)


一八五五年 本会总办事处迁至伯特克勒。建筑本会第一个印刷所。


一八五九年 创设“有系统的捐款”计划,印刷荷文和法文的书报。


一八六〇年 采用“基督复临安息日会”为本会名称。


一八六一年 组织本会第一个斯堪的那维亚教会。组织第一个省会(在美国密执安州),在伯特克勒组织评论宣报发行社(当时名为基督复临安息日会书报协会)。


一八六三年 组织全球总会。全球总会首次开会,本地开始注意改良卫生要道。


发展时期(一八六六年至一八七四年)


一八六六年 本会在伯特克勒开第一个疗养院。


一八六八年 在密执安州开首次的帐棚大会。第一队传道士至加利福尼亚。


一八六九年 组织第一个布道团,艾热布格从欧洲到美国来要求传道士。


一八七〇年 出版英文以外之第一种外国语刊物。(丹麦挪威文)第一个省会书报发行成立。


一八七一年 预言之灵叫我们注意远方布道的工作。


一八七二年 贝约瑟去世。第一份瑞典文刊物出版。开办第一个学校。


一八七四年 本会第一位远方传道士安得烈牧师出发赴瑞士。


扩充机关时期(一八七五年至一八八四年)


一八七五年 开办太平洋印刷社。


一八七六年 三位天使的警告进入法国。第一种法文刊物时兆出版。


一八七七年 本会传道士进入斯堪的那维亚工作。意国有个果子。


一八七八年 在斯堪的那维亚组织第一个教会。举行第一次安息日学的帐棚大会。


一八九九年 组织第一个青年团。


一八八〇年 丹麦区会成立(此为本会在美国以外的鳘个区会)。


一八八一年 金乔治派卖第一本书(书报工作的开始)。怀雅各牧师去世。


一八八二年 万国书报社成立。


一八八三年 安得烈牧师去世。


一八八四年 德文刊物印行,远方布道工作开始发展。


远方布道进行时期(一八八五年至一八九四年)


一八八五年 安息日学初次捐款远方布道之用,第一批往澳洲的工作出发。


一八八六年 在南太平洋匹特揆纶岛及新西兰开始作工。俄国本会第一个教会成立。


一八八七年 第一批传道士进入非洲。在挪威举行欧洲的首次帐棚大会。拉路来中国作自养传道工作(驻香港)。书报员进入英属圭那作工。


一八八八年 守安息日者初次迁入南美。在塔斯马尼亚开工。


一八八九年 国家宗教自由协会成立,德国开工。第一位传道士进入土耳其。巴佩道斯开工。


一八九〇年 本会第一艘布道船“匹特揆纶”造成。


一八九一年 阿根廷开工。


一八九二年 中美洲的工作开始。预言之灵招青年人担任一定的工作。芬兰开工。书报员进入祝克兰群岛。在巴西开始有组织的工作。


一八九三年 书报员进入印度,牙买加开工,墨西哥开工,澳洲的教育工作开始,非洲的克雷曼特大学开办(后来改为斯盘哥布大学)。


一八九四年 特立尼达开工,智利开工,澳洲第一次帐棚大会。非洲第一个教会(索留西)成立。


改组时期(一八九五年至一九〇四年)


一八九五年 开始为美的有色人种作工,德国的印刷事业创开汉堡,印度第一个区会成立。


一八九六年 在澳洲开办卫生工作,初次派传道士至日本。


一八九七年 比利时开工,第一批传道士进入冰洲,开办欧洲第一所疗养院(在司哥斯堡)。


一八九八年 保加利亚第一个区会开办,秘鲁开工。


一八九九年 南美洲教育工作开始。


一九〇〇年 匈牙利工作开始,苏门答腊工作开始,英属西印度维尔京群岛工作开始。


一九〇一年 青年人工作由全球总会正式管理,苏格兰开始布道工作,拍托里科开工,但以理牧师被选为全球总会会长。南方印刷社开办,全球总会开始组织各部。


一九〇二年 伯特克勒的评阅宣报馆被焚,全球总会派遣安德纯夫妇及谭爱德女士来华工作。


一九〇三年 全球总会办事处迁至华盛顿。本会在广州开办第一个学校(伯特利女校),米勒耳夫妇及施列民夫妇等六人往河南开工。


一九〇四年 罗马尼亚工作开始,葡萄牙工作开始,书报员进入厄瓜多尔。


远方布道发展时期(一九〇五年至一九一四年)


一九〇五年 书报工作开始于菲律宾,韩国开工,海地开工,古巴第一个教会成立,巴拿马开工。在华第一种定期刊物《福音宣报》(即《时兆月报》)在河南上蔡出版。厦门开始工作。


一九〇六年 澳洲联合会担任南海群岛布道工作。阿根廷开始印刷所,本会在湖南、菲律宾及马来西亚等地开工。


一九〇七年 希腊开工,青年义勇布道部成立,西印度圣多明谷开工,本会在客家一带开始工作。


一九〇八年 开始印行英文《晨钟课目》,新基尼亚开工,菲律宾第一个区会成立。进入委地马拉,本会在华之印刷所由河南迁至上海成立时兆报馆。


一九一〇年 最初进入委内瑞拉,乌拉圭开工,道医官话学校创立于河南周家口。


一九一一年 在巴勒斯坦迦密山开帐棚大会,在湖北及福州汕头一带开工。


一九一二年 安息日学开始将一切捐款作远方布道之用,文字宣传部成立。新赫布里底开工。


一九一三年 印加联合会成立。全球总会家庭布道部成立。全球总会下设总会,亚属总会成立。在婆罗洲开始布道,在东三省开工。


一九一四年 提厄刺得翡哥开工,所罗门群岛开工,本会工人进入四川及广西。


一九一五年到一九三〇年


一九一五年 怀爱伦夫人去世,举行第一次全球总会青年义勇布道部及教育部联合会议。陕西开工,萨尔瓦多尔开工。


一九一六年 南美总会组织成功,本会在山东及江西开工。


一九一七年 在菲律宾开办中学,浙南开工,上海卫生疗养院开办。


一九一八年 本会在河北开工。


一九一九年 暹罗设立教会,亚属总会改组远东总会。西藏开工。


一九二二年 施拜首牧师被选为全球总会会长。中美总会成立。赫士格去世。


一九二三年 柯理思去世。


一九二四年 鲁弗波格去世。


一九二五年 三育大学由上海迁至下蜀桥头镇。


一九二八年 本会在灵南贵州及山西开始工作。


一九二九年 截至本年底为止,本会工作已推广至139个国家,计有总会十一个,联合会六十七个,区会或省会四百个。工人总数达20278人,所用方言共有394四种。本会机关共有4755处,投资总额为50281614.54美元。本会教友总数为299555人,本年于传道共捐助12821192.34美元,平均每位教友捐助42.8美元。本会主办之学校共有2175所,学生总数为89833人。安息日学总数为9521所。刊物及书籍所用之文字有141种。本年书报售价为美金4939917.08美元,全套出版物之价值已增至美金1746.29美元。印刷所总数为58所。卫生疗养院及小医局之总数为95个。中国共有140个教会,教友7913人,中外工人899人。


一九三〇年 全球总会将远东总会分为中华总会(中国)及远东总会(日本高丽、菲律宾、马来西亚和越南)华德生牧师被选为全球总会会长。米勒耳医生被选为中华总会会长,季富德牧师被选为远东总会会长。


拉路是首先将末世警告传给中国 - 深情呼唤 - 谈天说地

《复临运动传略》

本书并不是一部基督复临安息日会的全史;但我们的目的是要述说一些重要的事实,可以使人知道这复临运动的发起和经过的大概情形;越多熟悉这复临运动的历史,就越要看重上帝的教会;越要表定决心,与她一同得胜。


我们研究《圣经》中所载关于古代以色列人的历史,可以得到无限的助益。照样,我们在上帝余民的历史中,也可得到不少的力量、勉励、感化、警醒和指导。


怀爱伦说:“主所要的,是那看得出这工作的伟大,而且明白从这运动兴起以来一切与它相连之原理的人。”


论到明白本会历史的重要,怀爱伦在早年写到:“我既然跟着本会的运动,一步一步的进行直到如今,再回想到本会已往的历史,真要说声‘感谢上帝!’我看到上帝所行的,就满心惊奇,并使我格外信任我的领袖基督。我们对于将来用不着丝毫的惧怕;只怕我们忘记上帝所引领我们的路,和祂在我们已往的历史上所给我们的教训。”


【主必快来】 3月2日 患罪病之人的救法 - 深情呼唤 - 谈天说地

 看幕幕征兆,知主必快来!

你们要在锡安吹角,在我圣山吹出大声.国中的居民,都要发颤.
因为耶和华的日子将到、已经临近。【珥2:1】
许多基督徒不肯接受从天而来的亮光 - 深情呼唤 - 谈天说地 

敬请关注:ys144000【耶稣再来】

博客谈天说地  揭晓奥秘

QQ:541535558

罪恶的起源【4】上帝为什么没有当即除灭撒但? - 深情呼唤 - 谈天说地罪恶的起源【4】上帝为什么没有当即除灭撒但? - 深情呼唤 - 谈天说地
  评论这张
 
阅读(8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