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谈天说地

揭晓奥秘

 
 
 

日志

 
 
关于我

《圣经》乃是永生上帝的圣言,是一切教育中最高的教育!上帝显示于大自然中,同时上帝也启示于祂的圣言中!在上帝的圣言里,人心可以导求到最深奥的思想,以及最高超的愿望之题旨。

网易考拉推荐

在天国定能见到拯救灵魂的英雄们!  

2014-05-25 14:11:41|  分类: 【先知与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若是我们忠心于主的托付,
那将来回到天家时,
我们一定要和那帮助别人寻找生命之路,
在十字架事业上成功的英雄们相会!

复临运动领袖的事略


复临运动的经历


  一九二二年的初夏,安拉思(Andross)牧师和我(本书的原著者安拉思夫人)应鲁弗波洛牧师的招请,走进他楼上的房子里看一个草稿。在我们还未就坐之前,我先环视鲁牧师的住宅,看见窗外的风景真是优雅宜人。到我们环坐在他书桌旁边的时候,这位瘦小曲背的九十老翁就开始把那草稿解释给我们听。那个草稿是发起本会运动时的一纸函件。他读时态度的热烈与声调的真挚,使我(安夫人)觉得好像已经回到起初发起建设本会运动根基的时候了。


  鲁牧师向我们讲解圣工发起的情形时,他的手虽因年纪老迈而不住的颤动,但当他回想到上帝在过去引导他走过的路程,他锐利的眼睛便越发奕奕有光,面上也显出心意满足的色彩。


  这位先锋知道他在七十年前所拣选的是优美无比,所以他心里毫无悔恨。他对于从前的艰难一字不提,对于仰望和等候大王也未尝觉得有丝毫的不耐烦。基督第二次降临的事,还是他心内惟一的盼望。这位老先锋好像存放香料的上好古瓶能保留香气似的,把从前复临运动发起时的精神──无我的牺牲,和百折不回的勇气,以及服务的热诚,和对于我主速临的不摇动的信心──都保存到我们现今的时代。


  鲁牧师生于一八三二年正月二十六日。当大失望临到基督复临信徒时,他只是一个十二岁的儿童;虽然如此,他却很明白那经历对于孩童有什么意义,因为他在一八四三年就已经加入了这个运动。他后来成了一个极热忱的青年人。当一八五二年九月间,安息日的真理传到他的时候,他已作了来复会(First-day Adventists)的传道士。过了一月他即开始在美国的中部及中央西部宣传“第三位天使的警告”。直到一八六八年,他才起身往加利福尼亚州,在太平洋沿岸作本会开荒的工作。他所编辑的《健康指南》或名《生理与卫生》(A Handbook of Health,or Physiology and Hygiene)是在一八六七年出版的。按我们所能证实的,他和柯仁聂(M.E.Cornell)牧师是基督复临安息日会供给经济派出国外的头两个工人。


  一八九○年他从加州又返回美国的中部。那年冬天,他在伯特克勒编了一本《教会史略》(Rise and Progross of Seventh-day Adventists);此书出版于一八九二年。他是个忙碌的工人,担任了本会各种职务,撰著了不少的书籍,游历过美国及欧洲西部许多的地方。到一九○五年,他又把他所著的《教会史略》重订增,扩一篇定名为“基督复临之大运动”(The Great Second Advent Movement)。


  鲁牧师在一九二四年四月七日病故于加州圣赫勒拿疗养院(St.Helena Sanitarium),那时候他的家庭已经住在这地方好几年了。


第一任全球总会会正


  第二位的复临运动领袖可算是本会第一任全球总会会正白应廷(John Byington)牧师。他在一七九八年十月八日生于美国威尔满州(Vermont)的欣斯堡(Hinesburg)地方。大约在一八二八年的时候,他全家都搬到纽约州(New York State)为农。“第三位天使的警告”传到他的耳中时,他已经成了美以美会(Methodist Church)的名人,所以他接受安息日的道理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他觉得“耶和华如此说”的这句话,既是那么清楚,他就只得顺从上帝。


  一八五七年,他全家又迁到密歇根州(Michigan)的南部。那时候他即完全作救人的工。到一八六三年,他就被选为全球总会第一任的会正。他在任两年,后来在一八八七年正月七日逝世。


政治报的记者变为传道士


  花根尔(Ioseph Harvey Waggoner)牧师也是一位著名的发起人。他生于一八二○年正月二十九日。在一八五一年他才开始听见基督复临的道理,对于研究预言,发生了极浓厚的趣味;到他昼夜详细地查考《圣经》之后,他就决定遵守安息日。他知道若是要守安息日,就必须辞去政治报主笔的职务,并且也晓得他的朋友或许要讥笑他是疯狂。但他后来却承认说:“那时我们对于上帝和我们中间的本分既还未尽,我们竟也不敢祷告。我们晓得在这样的环境之下敬拜上帝,是徒劳无益的事,并且是公然侮辱那颁布律法的主。”


  他完全献身之后,竟得了一种喜乐的平安,那平安是只能进入亲近上帝之人的心内的。


  花牧师接受“三天使警告”后不久,就加入传道的工作。他是一位极有力量的传道士,在讲台上和印刷品中,竭力保护我们所持守的圣道。可惜他正全心全力为主服务时,忽然在一八八九年四月十七日溘逝。据说他那日清晨在他的厨房里,一蹶而绝,先前并无丝毫的征兆。这大概是因为他专心著作用脑过度的缘故。他卒于瑞士(Switzerland)的巴塞尔城(Basel),后来也就葬在那里,等候生命的主复临。


劳苦功高不幸早逝


  司米特·乌利亚(Uriah Smith)和他的妹妹安妮(Annie R.Smith)也一齐与本会其他的发起人同工。他们的母亲是一位极虔诚的妇人,她和她的儿女都仰望主在一八四四年回来。司米特为人好学,是一个有志气的青年。他在中学读毕三年后,即出外作工,筹备在大学里续读的经费,因为那时候他已经读过大学一年级的课程了。后来因为环境的压迫,他到底不得不放弃了他原有的计划。他妹妹安妮也和她哥哥一样的好学,差不多读完了一个女子专门学校里的课程。那时候需要这两位有为青年的地方实是不少。有一次有人要请他们去教书,除膳宿之外,所应许供给他们的薪水在当时也算得十分丰厚,其实就是现在那薪水也足够使许多的青年人羡慕呢。


  但上帝对于他们却有别的计划。那时他们的母亲刚刚接受了“现代的真理”,很怕她的儿女要受世界的吸引,所以便将她的心意完全告诉贝约瑟牧师。他们也特别为这两位青年人祷告。于是上帝便和这些热忱的工人同工。到贝牧师往安妮小姐读书的地方开会的时候,司夫人就写信叫她的女儿去赴他的聚会。开会的日期正在安息日,恰好那日学校里也没有功课,所以安妮说:“我只为要博母亲的欢心起见,姑且走上一趟。”预备日晚上安妮小姐和贝牧师同时作了一个关于聚会的梦。这梦到次日完全应验后,就变作一个十分动人的经历。


  聚会完毕后,贝牧师走到司女士的面前说:“我想这位一定是西尉尔吞(West Wilton)地方的司夫人的小姐。我虽然以前没有见过你,但面貌倒觉得很熟。我昨夜在梦中已经看见你了。”以后她也详细述说她自己的梦。总之,此次聚会已成了这位青年女子生活上的一个转机。她离开此地后,即立志完全遵守上帝的诫命。


  当安妮抛弃了世界上丰厚待遇,她说:“我深知我已撇弃一切,以便追随羔羊的指引。世界的繁华对我已味同嚼蜡。我的盼望,喜乐,爱恋,现今都完全集中于天上属灵的事。我除了坐在耶稣的脚前学习祂的样式以外,不要别的地位;除了服侍我的天父以外,不要别的职业;除了那意想不到的上帝的平安以外,也不要别的喜乐。”司女士对于她所爱的运动,只服务了短短的几年。她是一个忠心而有效率的校对员,她所编的诗歌也安慰了千万的人心。现在我们的诗歌内,还有许多好诗是她编写的。她逝于一八五五年七月二十六日。自从得到这真理后,她惟一的愿望好像就是要实行主的旨意。她那喜爱服务的高尚的人生,正可作我们今日每一个青年妇女学习克已的榜样。


一位拥护本会的信仰者


  司米特·乌利亚生于一八三二年五月二日。他在一八五二年秋季,听见“第三位天使的警告”,到了当年十二月他就已经遵守安息日。他和他的妹妹一样投身于书报的工作。一八六六年他被按手立为牧师。虽然他也是一位富有口才大有感化力的演说家,但他在今日却是因为他的著作闻名于世。他从一八五三年起,到一九○三年三月六日死时止,几乎完全都是在办理“评阅宣报”(Review and Herald)。他在这时期中,大概可算是该报的惟一编辑。


  司牧师是一位不辞劳苦的工人。鲁弗波洛牧师说:“就是在他临终的那一日,当他得了瘫痪的病倒地的时候,他还是拿着预备复印的稿子往办事室里去。”他生前著了几本重要的书,如:《但以理释义》和《启示录释义》(Thoughts on Daniel and Revelation),《人的本性与结局》(Man's Nature and Destiny),《圣所与二千三百日》(The Sanctuary and the Twenty-three Hundred Days),和《现代灵学》(Modern Spiritualism)等等。


  上帝如何大用司牧师以形成本会的工作,是我们难于了解的。他的献身,使他成了一种行善的能力。他初次担任“评阅宣报”的主笔时,他说:“我担任这个职务并不是因为要取得安逸、舒适或属世的权利;因为自我在‘评阅宣报’服务以来,我总看不出在这里有这些好处;反是要担负重任,尽力牺牲,并且还要使我们每位处在‘现代真理’之光内的人,都甘心乐意尽力促进上帝的圣工。”


  这种使他生平历史芬香不朽的精神,传到现在,还能激励我们为迷途的人类奉献一切。


挪威的第一个供献


  大约在一八五五年,上帝已很明显地在美国的威斯康辛州选召一些热忱的斯堪的纳维亚人顺从祂的真理。在这些蒙召的人里有一家姓欧勒孙(Olson)的,他们是一八五○年从挪威(Norway)搬到这里来的。他们是热诚研究《圣经》的人,因此在他们还不知道世界上有什么教会也是遵守安息日之前,他们已按着《圣经》所说的自行遵守了。后来有几位本会的工人到他们那里传道。他们中间只有几位青年人略懂得一些英文,但他们倒也尽力翻译;这样,那些渴慕真理的人,由着这个实际上残缺不全的杯子里喝了宝贝的警告。他们承认这是从上帝而来的,结果在一八六一年组织了本会第一个斯堪的纳维亚教会。


  过了数年,这一家的子女中有几位变成了这运动中很得力的工人。欧勒孙(O.A.Olsen)牧师后来成为本会发起人之一。他生于一八四五年七月二十八日,幼时因家务忙碌,每年只有冬季的时候才可以离家,所以并未曾受过多少教育。他十九岁时,在密尔顿(Milton)的安息浸礼会大学(Seventn Day Baptist College)里读了一个冬天的书,以后在伯特利大学又继续受过训练。到他刚二十几岁时,他即被聘到威斯康辛州担任本会会正之职。怀牧师赏称他为“儿童会正”。他办事殷勤且有成效,所以第一任任期满后,他又被选连任下去。


  一八八六年他被派到欧洲去。从一八八八年到一八九七年他担任全球总会的会正职务。以后他到非洲去了一年;到一八九八年复至欧洲,主持那里的会务。后来他也去过一趟澳大利亚。到晚年的时候,他在美国家乡大概都是作服务外侨的工作。他誉得了本会“最可爱的领袖之一”的称号。一九一五年正月二十九日,他正在努力于救人的工作时,竟突然在任内逝世了。


一位有力量的行政家


  一八三四年十一月十二日巴特勒(Ceorge l.Bulter)牧师生于美国的威尔满州。他的父亲是一位热心的浸礼会教友;他的祖父在威尔满的浸礼会中作了五十多年的领袖。当他作省长时,他作了许多有益于地方的改革。巴牧师自幼得了他先人行政天才的遗传,所以他所有的优美实在是不足为奇的。他的父母在一八四三年成为基督复临信徒。过后十年他们就迁居于依阿华(Iowa)州。在他们迁居前不多时,他们就已经遵守了安息日,但他们的儿子佐治──巴牧师──却没有这样行。他怀疑《圣经》,不相信基督。他虽然读过三四遍《圣经》,不过认为它是一本有益身心的好书而已。然而他却是一个天资极好的青年,不骂人,不吸烟,不玩牌,不喝酒。


  上帝的灵跟随着这个似乎好冒险而又喜变动的青年。他会同政府的测量队到威斯康辛州去了一趟;然后他在明尼苏达(Minnesota)州得了一块地皮,以后卖去,又作别的业务。一八五六年他坐船往勘萨斯(Kansas)去。当船停泊在伊利诺斯(Illinois)的洛矶(Rocky)岛时,他走到街上去随意踱踱。那时候腓立比书四章八节的话忽然映入他的脑中,好象有一个声音说:“《圣经》里有许多好教训,你为何不相信这一段?”于是他仰面望着天上说道:“主啊!我定要这样行。”


  他回到船舱里,跪下将他的心献于上帝。以后他在堪萨斯城略做停留,就回到依阿华的老家。他在那里受洗后,即开始在当地教堂担任职务。


  一八六零年至一八七零年间,他担任依阿华州的会正数年。一八七一年他开始做他十一年的全球总会会正,他在任时,本会的工作可算是一个极进步极发展的时期。他周游全美,并且也在欧洲住了约有一年的时间,帮助建设那里的工作。


  他终日忙碌,从未忘记上帝所指示他的异象。有一位朋友说:“他一个最大的责任,就是要上帝百姓灵性上的增长,能与他们物质上的进步并驾齐驱。”一八八八年他因为身体衰弱,不能再继续担任责任,所以他就辞职迁居到佛罗里达(Florida)州邻近波洛格林(Bowling Green)地方的一个小小农庄里休养。


  一九零一年巴牧师因美国南方急需有力量的领袖,,遂重新出来服务。他一连做了六年南方联合会(Southern Union Conference)的会正,使得克萨斯(Texas)和阿肯色(Arkansas)以东,全部南方的区域得到极有成效的帮助。从此以后,他再没有担负什么重任,但他多年有经验的指导,和明白有力的演说,以及流畅感人的著作,仍继续不断地在本会的工作上作最有价值的贡献。当他在一九一八年七月二十五日逝世以后,本会运动遂少了一位强有力而具有高尚标准的领袖,他的同工们也失去了一位忠诚不渝的朋友。


一位雄辩家


  柯仁聂牧师在一八二七年生于美国的纽约州。十岁时,他的父母迁居于密歇根。他从小即注意基督复临的道理。到一八五二年贝约瑟牧师往密歇根去拜望吉克生时,他听见“第三位天使的警告”,就接受了。不久他就把那信息向别人宣传。一八五四年他在伯特克勒帮助主领本会第一次的“帐篷布道大会”。有一天晚上他得了个很动人的经历。他那晚的演讲是答复一位反对基督复临的传道士。


  “讲道完毕后,会场中双方的人大大辩论起来。过了不久,那班反对的人,就涌到柯牧师的面前,意欲乘机伤害他。忽然那时候有一位长身玉立,神气庄严的人,从人群中挤出来,挽着柯牧师的膀臂往门口直走,那班怒气汹汹的人都避让,没法奈何他们。到门口后,那位陌生人便把他扶到附近的车上,那车夫便也急急地把车驶向一位朋友的家里去了。但是那位保护他的陌生人在黑暗中竟忽然踪影不见,以后在附近也再没有见过那人。”


许多人想这位陌生人大概是一位天使。


  柯仁聂牧师在美国北部各州建过好多的事业,他有时也到得克萨斯以南去帮助那里的工作。他是一位雄辩家。善于在大庭广众中卫护真理。他曾著出《圣经参考》(Scripture References)、《时事》(Facts for the Times),以及其他的书籍;销路都很不错。这位热心的工人如此用他的口和笔服务,直到他的夫人有病召他回家为止。他的夫人得了半身不遂之症,躺在床上整整几个月。当他正服侍他的夫人时,他自己也染了疾病,不过数日,竟在一八九三年十一月间病逝了。


公立学校的教员一跃而为传道士


  一八三四年三月二十八日万好仁(Isaac Doven Van Horn)牧师生于美国的纽约州,到了一八四四年他的父母就迁家到密歇根。他在公立学校毕业后,再进入阿尔比温大学(Albion College)读书,后来他即从事于教育的事业。一八五九年冬季,贝约瑟牧师在这个青年人的学校里开了一组连续的聚会。只讲了两次道,他就开始遵守安息日。贝牧师报告此次聚会的结果关于他的方面说:“此中有一位正束着他的腰,点着他的灯,在起身去和锡安城上的守望人一同值班。”


  万牧师完全成就了这个盼望。一八六三年他起始加入传道的工作。在他所帮助主领的一次账棚聚会里有一百人接受了福音的真理。次年也是一样得了一百多位新的信徒。他在一八七三年往太平洋沿岸去,在加利福尼亚,俄勒冈(Oregon)和华盛顿三州住了八年。到他回到密歇根时,已在这些地方留下了许多心中充满有福指望的信徒,作他服务的纪念。以后四年中他和巴特勒牧师联合作传道的工作。再后,他改任别项的职务数年,但一经解职,他便又专心一志把他的全副精神用在传道的工作上,直到他身体实在软弱的时候,才不得不辞职休养。一九一○年八月廿二日他在主耶稣里长眠时,有许多因“他对于圣所的热诚,和他对于众人的爱心与同情”而爱他的人,不禁伤心流泪。


我们第一个往斯堪的纳维亚的布道士


  一八六二年有一位浸礼会的牧师──马特生(John Gottlieb Matteson)──进入本会,他大多数的教友也都随从他们的牧师过来。


  马牧师在一八三五年生于丹麦(Denmark),幼年的时代也是长大于此。他的父母给他很好的求学机会。他到美国后,二十岁时就成为基督徒,并且也下手作救人的工作。不久,他进入一个浸礼会的大学,学习传道科。到出校作工之后,他听见本会的真理,遂欢然接受。那些与他同工的浸礼会教友便组织成了本会在美国的第二个斯堪的纳维亚。


  马牧师的悔改归主,不但使许多人的心里快乐,并且在本会的工作上也开了一个走向新纪元的门户。就大体上说,在此时(一八六二)之前,我们可算是只用英文传道,但现在我们快要开始用丹麦的言语宣传了。马牧师所编的第一本丹麦文的小册子是讨论《新约的安息日》(New Testament Sabbath),其后即着手发行本会第一种的外国文刊物(除英文外)《复临潮》(Advent Tidende)。美国斯堪的纳维亚信徒将这报刊寄给他们本国的亲戚和朋友,不久就来了一个要求工人的呼声。马牧师在一八七七年去应付这个呼召;他在欧洲作了十年很有成效的工。到一八八八年他重返美国的时候,他的身体就已经是十分衰弱了。


  他很注意那训练青年人为主服务的事,所以他在欧美两洲曾经办了许多的学校。当他晚年的时候,他在联合大学里服务,至一八九六年二月因病体不支,不得已辞职。以后即于下月三十日卒于加利福尼亚州;他虽然逝世,但他的遗著和他一生热心奋勇的感化力却仍旧活着,勉励人作那更高尚,更荣耀的服务。


一位保留一八四四年之精神的人


  一份讨论安息日的“劝世文”引导了赫士格(S.N.Haskell)成为一位基督复临安息日会的教友。数月后,贝约瑟牧师遇见这位青年人,用许多劝勉的话帮助他。那时候他虽然年仅二十岁,但却已作了来复会的传道士。他为人勇于顺从真道,所以不久即全心贯注于“第三位天使的警告”上。


  他约在一八五三年进入本会,不久就开始在他所深爱的运动中肩负重任。他帮助创设北美洲本会的根基,被人唤作“书报布道会的鼻祖”,因为本会在这方面的工作,大概是由他特别努力才达到发展的地步的。


  赫牧师也曾到过世界上其他的区域里作工,实际上他算是本会第一个周游全球研究布道问题的代表。他不但是一位演说家,并且也是一位著作家,他所著的《先知但以理之故事》(The Story of Daniel the Prophet),《拔摩岛先知轶事》(The Story of the Seer Patmos)与《十字架及其表号》(The Cross and It's Shadow)等书,都是很出名的。


  他的年事很高,生于一八三三年四月二十二日,卒于一九二二年十月九日;他努力为主服务,几乎直到与世离别的时候。


又是一位掌火炬的


  柯理思(J.O.Corliss)牧师在一八四五年十二月二十六日生于美国的缅因州。幼时读书于公立学校。论到他以后的教育,他自己说:“我的教育全是由每日早起的习惯──最迟不过五点钟起床──和逐节殷勤研读《圣经》,以及研究与宗教题目有关系的普通历史得来的。”他二十多岁时成为一位守安息日的人,是怀雅各牧师在一八六八年给他施浸的。


  他起初在本会伯特克勒健身院(Battle Creek Health Institute)里任院长及传道之职。后来有一时专门作派售本会书报和布道的工作。至一八七一年他升为牧师,组织了许多教会。虽然他大半都是在美洲作工,但他也曾到别的地方去,作过多年宣传福音的先锋。我们第一批往澳大利亚去的传道士内也有他。他作过数年宗教自由部(Religious Liberty)的领袖。


  他笔墨很好,在本会真理的文坛上也很为活跃,大家有许多还很熟悉他登在本会报纸上的著作呢。


   他在一九二三年九月十七日逝世。


个人的感化力


  当我们回顾到将近这些发起人的时代,有许多人能指出樊色俄(Eugene W.Farnsworth)牧师是引导他们跟从基督的传道士。但我们今日研究到这位忠心工人的生活时,我们可以看出在他基督徒生活的起点,也有一位强有力的领袖,用他同情的热忱帮助樊牧师,转移他好高鹜远的脚步到平安的大道上。樊色俄牧师青年的时候(十三岁至十九岁)是很怕羞的。他也和别的青年人一样,梦想那属世的大事业;但因为这位青年的牧师安得烈的拜望,遂使他在生活上,立了一个极重要的决心。樊色俄听说安得烈牧师到他家的时候,他正在他父亲的玉米园里锄地,他很想设法躲避这位青年的牧师;但等到他抬头看时,这位传道士已拾起路上一柄锄,拿在手里,向他走来了。这位青年的传道士不久就站在这位少年人的身旁,说了几句普通的套话以后,就作一篇类似下列的谈话:


  安牧师问:“尤金(樊牧师的名字),你将来打算作什么事业?”


  “我想先受一种教育。”


  “很好!这是再好没有的。以后呢?”


  “我想我要研究法律。”


  “这还可以,”安牧师温柔的回答说。“以后呢?”


  “我盼望在本州作一位最好的律师。”


  “以后呢?”


  “我盼望发一笔大财,然后去周游世界。”


  “以后呢?”


  “我打算结婚,组织一个美满的家庭。”


  “以后呢?”这个问题不禁要引出一个不快乐的结论。


  “那么,我想我要和别人一样渐渐的老弱起来,与世长辞了。”此时安牧师定晴看着这位少年,发出一个很费思索的问题说:“尤金,这事以后呢?”这个问题很帮助这位少年人作深长的思索。过不多时,在一次聚会中,怀牧师怀爱伦夫人和安牧师都在那里,他们正深切地省察内心的时候,安得烈牧师走到这位青年人的旁边说:“尤金,时候很久了,现在你决定了吧?”于是这个青年就在此次的聚会中完全将他的心献与上帝,过数月后,他就与别的同伴一同在阿塞罗特河(Ashuelot)的冰水里受浸礼。


  这些早年领袖的名单,本来是尽可延长的,但因篇幅所限,故只好在此停笔。不过我们应当记得一件:若是我们忠心于主的托付,那么将来聚集得救的人回到天家时,我们一定要和那天涯海角,大城小镇中帮助别人寻找生命之路,在十字架事业上成功的英雄们相会。

【主必快来】 3月2日 患罪病之人的救法 - 深情呼唤 - 谈天说地

 看幕幕征兆,知主必快来!

你们要在锡安吹角,在我圣山吹出大声.国中的居民,都要发颤.
因为耶和华的日子将到、已经临近。【珥2:1】

罪恶的起源【4】上帝为什么没有当即除灭撒但? - 深情呼唤 - 谈天说地

敬请关注:ys144000【耶稣再来】

博客谈天说地  揭晓奥秘

QQ:541535558

罪恶的起源【4】上帝为什么没有当即除灭撒但? - 深情呼唤 - 谈天说地罪恶的起源【4】上帝为什么没有当即除灭撒但? - 深情呼唤 - 谈天说地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