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谈天说地

揭晓奥秘

 
 
 

日志

 
 
关于我

《圣经》乃是永生上帝的圣言,是一切教育中最高的教育!上帝显示于大自然中,同时上帝也启示于祂的圣言中!在上帝的圣言里,人心可以导求到最深奥的思想,以及最高超的愿望之题旨。

网易考拉推荐

怀爱伦说:"我的证言所用的话并不是由上帝所传授的"  

2014-05-25 11:16:44|  分类: 【先知与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怀爱伦说:我的证言所用的话并不是由上帝所传授的 - 深情呼唤 - 谈天说地
 
 怀爱伦说:
"我的证言所用的话并不是由上帝所传授的,
有时我只看到景象而没有得到一句话;
当我写作之时必须自己选用词汇来表达."

71、1980年11月23日芝加哥论坛报引用沃尔特?雷来的话说:“怀爱伦是一个剽窃者”,对这种指控有何解释?

  根据常识,剽窃是指一个作家不加声明而采用另一个作家的材料,把抄来的作为自己的欺骗行为,以及亏损原作者的名誉和他的合法经济利益的行为。

  怀爱伦写作时确实在一定程度上采用了其他作者的著作,但没有证据表明她有欺骗的意图,也没有证据表明任何其他作者因她的活动而损失了合法的利益。从来没有什么地方的出版者或作者指控或扬言要指控怀爱伦侵犯了他们的权利(《关于怀爱伦著作的简要声明》14页,又见尼科尔《怀达伦和她的批评者》403-467页详细讨论该问题)。


72、一百年以前是否有版权法律?怀氏夫妇和一般复临信徒是否知道这些法律?他们是否知道何为剽窃?

  版权法律在当时已经有了。怀氏夫妇和一般复临信徒都是注意这些法律的。他们也知道什么叫剽窃。乌利亚?史密斯在1864年为《评论》写了评论说:“剽窃是指‘文字上的贼’,即把别人的作品,据为已有。

  “在1864年8月23日的《世界的危机》上,我们看到一首题为‘世界危机’的诗,署名卢瑟拉?韦弗。当发现这是我们所熟悉的一首诗时,我们感到十分诧异:‘勇敢的羊在山间长久徘徊,疲乏不堪。……’

  “这首诗是安妮?史密斯所写的。最早发表在1851年12月9日《评论》卷二第八期上。自我们的赞美诗初版以来,这首诗一直在内。

  “我们完全乐意让《评论》及我们任何书刊中的内容,在任何范围内传播发表。我们所要求的只是通过加以说明,而给予我们公正的待遇。”《评论和通讯》1864.9.6.120页

  根据合法权利而成为出版者的爱迪生?怀特,曾就诗歌的版权问题劝勉他弟弟韦里说:“关于版权:你认为他们对于这本圣诗只有总的版权,这是不对的。每一首原诗或原曲都是有版权的。即使我没有得到国会图书管理就这件事提出的指教,也是如此。他说总的版权包括书中的每一首,除非它们是分别出版的。我需要比格美和梅纳的词来配一首赞美诗,可是不敢用,直到后来自己写了。我劝你要十分当心别违犯版权。这个世界不久将千方百计,不择手段地来反对我们,现在他们可能允许通过的事,将来可能给我们造成很大的麻烦。”(雅各?爱迪生?怀特1878年5月21日致W?C?怀特)

  《青年导报》主编1895年因被某些投稿者所骗而表示愤慨。他强烈抗议说:“我们原先深信不疑地把一些文章当作原作接受下来,后来很遗憾,我们发现是擅自从别人的著作中抄来的。”主编把这种行为称为抄袭或剽窃:“抄袭者自称写了一篇原作,实际上却是抄来的,也许用‘偷’字更合适。一些人认为偷一筐苹果或一块钱是大罪,却毫不犹豫地偷窍别人所写下来的思想和语句,把它们说成是自己的。这样的人需要加强道德观念。如此,他们才会认识到从一本书或一份报纸上抄一篇文章,将之作为自己的作品寄给出版社,就同偷其他东西一样是贼。”

  最后他恳劝读者:“《青年导报》的所有朋友都可以自由写下他们最美好最精辟的思想。如果愿意的话也可以抄录别人的作品,但必须讲明什么是自己写的,什么不是,好吗?”《青年导报》1895年5月2日


73、怀氏夫妇既然知道版权法律,为什么怀爱伦在使用其他作者的著作时没有经常加上引号,予以说明出处呢?

  尽管有版权法律存在,但在一个世纪前,宗教界和社会上,作者们互相引用作品而不予以特别注明,这乃是司空见惯的事。乔治?考尔科特在《美利坚合众国历史》1800-1860(约翰?霍普金斯出版社1970年版)中说:“现代学者对于19世纪初历史学家的第二个主要非难,集中在抄袭问题上,就是把别人用过的词句用在自己的著作中。19世纪初的作者会因这种非难而吃惊,他们不会为自己辩护。他们只要指出,当他们发现别的作者已满意地表达了他心中的意思时,他们从来没有想要冒充原作者。

  “首先是威廉?戈登,他不加引号地用了《年度登记》上的材料。”

  “一位代表性的作者在引用了其他材料后说,他‘愿在此公开承认他经常采用其他作家的语言和材料,而不加引号。’另一位则很随便地说:他‘头五章是从马丁地名词典里绝妙的简史中引来的。’另一些人公开说:他们‘毫不犹豫’地采用以前的优秀作品。他们‘实质上是使用别人的语言。’他们利用别人的著作‘而不介绍来源。’一经发现良好的来源,他们就‘完整地采用原作者的词句。’他们‘将这些材料作为公共财产而加以采用。’”

  “19世纪初的历史学家觉得不必为自己的独创性争辩。当他要说的话已由别人更好地表达出来时,他不明白为何仍要再做一个材料。”

  “历史学家在他们的著作被别人使用的时候,一般不会感到受了侵犯,而会感到高兴。这个时代显然没有学者之间的竞争。互相引用的作家们保持在最热烈的友谊之中。”(134-136页)

  在1863年,莫格兰姆?科尔宾写道:“所有解经家都大量引用先人们,尤其是圣奥古斯丁的著作。大多数人把帕特里克,史斯,惠特比的著作当作公共财富。普尔搜集了所有旧大陆作者的著作。亨利随意采用毕晓普?豪尔和其他人的材料。斯科特和本森则用亨利的作品大大充实他们自己的著作。吉尔按普尔的“纲要”一书的精神进行改写,但他常常提到他的来源。亚当?克拉克和戴维逊大大受惠于所有最好的批评家;虽然前者不经常提到他的来源,而后者则从来不提来源。但他在那本著名的“袖珍注释”的前言中,诚实地承认他不过是一个编辑者而已。”(尼科尔《怀爱伦和她的批评者》406页)

  1873年,W?F?P诺布尔出版了那别具一格的书:《圣经的先知》序言中说:“在撰写这些文章的时候,作者随意使用任何符合他宗旨的材料。他承认他受惠于那些已写过这大题目中任何方面的作者。在他面前摆着许多著名的著作,他采用其中的材料为自己的目的服务。他的工作是把许多书的材料,带到一等不易得到这些著作的读者面前。抱着这样的宗旨。其他作者的著作中可能对读经有利的材料,在篇幅许可的情况下,都予以编入了。”

  “在实行他的计划时,他认为没有必要在书中加上脚注或引号,他认为在开头时总的提到一下就够了。”

  “指责怀爱伦抄袭的科尼比尔和豪逊自己也曾不加说明和引号,使用了其他作者的材料。”(尼科尔《怀爱伦和她的批评者》424,425页)于1887年指责怀爱伦有抄袭行为的康莱特在他自己1878年的作品中也曾使用别人的材料,而没有在序言和其他任何地方加以说明。(尼科尔《怀爱伦和她的批评者》408页)

  雷蒙德?科特雷尔说,当他编写圣经注释时,他有机会把《哥林多前书》的30种注释相互对照。他惊奇地发现,这些著名的解经家中有许多“彼此抄录大量的材料而没有一次加以说明。”科特雷尔总结说:“按照十九世纪的文学道德观念,即使是最好的作者中间,对于不加声明而采用别人材料的行为也是赞成的。至少不会有严重的责难。(《历代愿望和基督生平的文学关系》6页)

  1920年评论与通讯出版社出版W?W?普莱斯科特的大学课本《基督的教义》中,虽使用引号,但在1000段引用来的段落中,有700处没有注明原作者。今日的出版者觉得难以有考虑余地的事,在1920年还是可以接受的。普莱斯科特为采用其他作者的材料而没有加以说明的事作了辩护。他在导言中说:“在注释中凡引自预言之灵的都注上书名和页数。其他引文来自许多著作,由于不作为权威,故没有予以说明出处。”《基督的教义》3页


74、当有人说怀爱伦在1888年版《善恶之争》中没有提到她所引用的作者时,她有什么反应?

  在1888年版《善恶之争》中,大部分直接引用的句子和段落都加了引号,但没有提到所引用的作者。在1910年要再版时,就有机会在几个必要的地方加上引号,并提到所引用的作者了。当时W?C?怀特写信给A?G?但以理说:“当我问母亲应如何对待来自史学家著作的引文,以及是否提到这些历史学家时,她立即明确表示,我们应在可能的情况下予以说明。”(怀特致但以理1910年6月20日;《文汇》83号B)


75、一些人指控怀爱伦在夜里和清晨写作,“因为她不想让任何别人知道她在抄别人的。”对于这种指控有何解释?

  说怀爱伦要隐瞒是不符合事实的。怀爱伦多次告知她为何这样写作。有一段代表性言论:“星期三早晨一点半后,我睡不着觉,心中有负担,夜间异象中的一些题目催迫着我,我就醒了。直到起床,把心中所牵挂的,和异象中向我所显示的写下来才得安心。星期四我一直睡到二点半,然后起来再以写作来解除心中的负担。”(1894年文稿74号)

  早歇早起乃是怀爱伦的习惯,尤其是在她的晚年。在她头脑清明,房子寂静,摆脱干扰的时候,她说提笔写作。

  如果真象所说的那样,怀爱伦是担心被人知道她有抄袭行为的话,为什么她引用了许多在读者的书库中可以找到的权威著作呢?奥比根、怀里、库比尔、豪森和盖基都是许多复临信徒所熟悉的。如果怀爱伦想要隐瞒她所引用的事,为什么她还劝她预期中的《保罗传略》一书的读者,也去读康比尔和豪森论述保罗的书呢?她的书于1883年6月出版。而在1883年2月22日的《时兆》上,她称赞康比尔和豪森的书对于《时兆》的读者乃是一本“很有用处的书”。在那年有2000册康比尔和豪森的书作为赠品送给《时兆》的订户。1881年也曾同样分赠了三千册盖基的书。(见《简要声明》14,15页)

  她还推荐她所大量引用过的奥比根的《宗教改革的历史》为理想的假日礼物。(《评论与通讯》1882年12月26日)

  当怀爱伦在1844年和1888年引有乌利亚?史密斯论圣所的著作时,她是在引用复临信徒十分熟悉的书。她显然并不在意读者会不会计较她的著作和其他著作的雷同。所以说怀爱伦要隐瞒她引用别人的著作,乃是没有根据的。


76、1980年12月25日芝加哥论坛报说:“卫生改革家怀爱伦说她见过上帝的异象,并坚持说她的宗教,原则是上帝所启示的。1867年她写道:‘我把这些异象写下来是靠着主的灵,正如我接受这些异象是靠主的灵一样。但是我用来叙述所见之异象的话乃是我自己的。除了天使亲口对我所说的话以外。’”该报接着引用沃尔特?雷亚的话说:“我们是选择苦口的真言,还是甜蜜的谎话。”同日,朗比奇独立新闻引用雷亚的话说:“她为何说谎呢?我不明白。”怀爱伦说,所用的话是她自己的,这话是什么意思?

  怀爱伦写过,改良的服装“应与路上的泥尘相隔一、二英寸。”“应低于长靴面部的地方。”以及“离地板约九英寸”(《证言》卷一原文458,461,521)。当有位读者觉得他看出这三处有矛盾时,怀爱伦解释说:

  “从衣服底部到地板的适当距离并没有英寸量给我看,我也没有在异象中得见女士们的长靴,但在异象中有三等人在我面前经过。她们服装的长度如下所述:

  “第一等人服装的长度是时髦的,增加了四肢的负担,妨碍了走路,拖在地上,沾着泥尘。这种服装的恶果,我已充分论述过了。这等人是时髦的奴隶,身体衰弱而憔悴。”

  “在我面前经过的第二等人,他们的服装在许多方面是对的。四肢负担适中,摆脱了时髦暴君所加给第一等人的重担。但趋向了短服装的极端,引起了正人君子的厌恶和反感,大大损害了他们自己的影响。”

  “第三等人满面春风,步履轻快地在我面前经过。他们服装的长度就如我所描述过的那样,是适中、端庄,合乎健康的。它与路上和过道上的泥尘隔开,不论在什么情况下,如上下楼梯等都是如此。”

  “正如上面所提到的,服装的长度并没有用英寸量给我看。我也没有在异象中得见女士们的长靴。在此我愿声明:虽然我把这些异象写下来是靠着主的灵,正如我接受这些异象是靠着主的灵一样。但是我用来叙述所见之异象的话乃是我自己的。除了天使亲口对我所说的话以外。而在后一种情况下我总是加上引号。当我写服装的题目时,这三等人重新映入我的脑海,就如我见异象时所看到的一样。然而我是尽自己努力用自己的话来描写合宜之服装的长度的。”(《评论与通讯》1867年10月8日260,261页)

  怀爱伦实际上是在说:“我的证言所用的话并不是由上帝所传授的,有时我只看到景象而没有得到一句话。当我写作之时必须自己选用词汇来表达。话是我自己的,而不是上帝的。”正因为上帝没有逐字逐句地传授信息,故为了尽好地表达出来起见,她感觉到需要其他作者的帮助。对她的话断章取义,歪曲原意乃是不公正的。


77、怀爱伦为什么引用其他作者的材料?

  这个问题至少有四个回答:

  ⑴ 是为了更好地把她在异象中所见所闻表达出来。她常常表示自己难以胜任把神圣的景象和上帝的旨意用人的语言写出来。她只受过三年正式的学校教育,她发现博览群书对她有很大的帮助。她在写文章和书时,随时准备采用更清楚更优美的词句。

  如果她要表达的是普通的思想,那她可以较为方便地写出来。但她在异象中所见的,乃是象主钉十字架这样的情景,故她发现自己很难找到最好的词句来表达她所体念无比深刻的含义和感受。当她发现其他基督徒作者的文字有助于表达她的感受时,她就非常高兴。

  W?C?怀特写道:“她在写作时,有时发现很难用言语把她所看见的表达出来。当她在其他作者的语言中发现能正确表达她所得启示的地方时,她往往整句整段地引用──她觉得有权利采用其他作者正确表达她所见情景的词句。”(W?C?怀特致科雷尔1904年5月13日)

  ⑵ 她引用了异象所没有向她显示的历史方面,地理方面以及其他方面的细节。

  W?C?怀特写道:“在《先祖与先知》、《使徒行述》和《善恶之争》所描述的历史事件中,主要轮廓是主向她清楚显示的,但当她动手写这些题目的时候,她还是要自己去研究圣经和历史,查出日期和地理情况,完成她细节的描写。”《信息选粹》卷三原文462页

  怀爱伦没有说自己在异象中见到地理历史资料的所有细节。她写道:“过去教会改革过程中的大事,都是历史上的事实,为一般基督教人士所公认,也是没有人能反驳的。我只将这一段历史简略地讲说一番。”《善恶之争》7页

  ⑶ 有时主引导她发现并采用其他作者著作中美丽的真理宝石。

  W?C?怀特和D?E?鲁宾逊曾写道:“在她早期经历中,当她苦于难以用人的言语来表达赐给她真理的启示时,主就提醒她,一切智慧和知识都是从上帝那里来的,并向她保证上帝必施恩和引导她。”

  “她蒙指示,在阅读宗教书藉和杂志时,她将发现用合适的语言表现出来的真理宝石。她将得到从天上来的帮助,认识这些宝石,并把它们从谬道的垃圾中分别出来。因为她有时会发现这些宝石是与错谬混杂在一起的。”(《简要声明》第6页)

  在采用别人著作中发现的宝石时,怀爱伦无疑看到自己是效法了主自己的先例。基督曾教导我们黄金律(太7:12),但是拉比希勒尔在几十年前就写过:“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是摩西五经的全部道理,其他一切都是它的注解。”主祷文中的思想甚至于一些词句可以从较早被称为Ha-Kaddish的犹太仪文祷告中找到。(《本会圣经注释》卷五原文346,356页)

  认到基督使用这些作品,怀爱伦说:“古代所有真理的珍宝都是从基督来的。由于仇敌的工作,这些珍宝被拿开了,它们被拿离了原来的位置,而放在虚假的嵌子里。基督的工作就是把这些珍宝重新放在真理的框架里。”

  “基督自己可以使用这些古老真理的任何部分,而丝毫不必引用其他材料。因为这些真理本是从他而来的。他把这些真理启示在各世代人的心中。当他到我们这世上来的时候,他重新安置了真理,并赋予那徒具形式的真理以生命,使之更有能力,以造福于将来的世代。基督有能力把真理从垃圾中拿出来,赋予它们比原来更大的活力和能力,再将它们赐给世界。”(1890年文稿25页;《历代愿望》307-308页)

  ⑷ 她采用了同工的一些教义方面的著作,因为这些信仰方面的观点是他们通过共同的研究形成的。

  怀特和罗宾逊说:“当一些小册子发行时,其中所讲论的真理解释往往代表共同研究的成果,几位作者所表达的方式是十分相近甚至相同的。所有的人都感觉到,所表达的真理乃是共同的财富,在阐明圣经真理的时候不论在什么方面,一个人帮助另一个人,或受惠于他人,都被认为是合理的。一位作者讲论现代真理的许多优美词句,往往是从其他作者那里引来的。没有人说他所写的东西是他所独有的。”

  “怀姐妹所写所说的许多话被别人不加说明而引用逐渐习以为常。同样,怀姐妹在涉及解释预言和阐述信仰时,当她发现先驱者中著名作者的著作里有她想要表达的思想时,她就随意采用他们的论述和教训而没有说明出处。……我们发现她在阐述预言和教义时常使用其他作者的话,或大致接近于原句。”(《简要声明》10,19页)

  在《善恶之争》1888年和1911年版中,怀爱伦承认她不仅引用了历史学家的著作,而且也引用了“现代进行宗教改革者”的著作(《善恶之争》7页)。在这里,她显然是指乌利亚?史密斯,J?N?安德烈,怀雅各等人。

怀爱伦说:我的证言所用的话并不是由上帝所传授的 - 深情呼唤 - 谈天说地

 关于怀爱伦101题

通过德斯蒙德·福特和沃尔特·雷亚等人对基督复临安息日会的两个重要信仰---圣所的观点和怀爱伦的工作所显示的预言的恩赐提出了一些疑问,用问答方式简明扼要地阐明论点,帮助读者更加看清真理,因而坚信预言的恩赐和基督复临安息日会所宣扬的上帝的警告信息。

【主必快来】 3月2日 患罪病之人的救法 - 深情呼唤 - 谈天说地

 看幕幕征兆,知主必快来!

你们要在锡安吹角,在我圣山吹出大声.国中的居民,都要发颤.
因为耶和华的日子将到、已经临近。【珥2:1】

罪恶的起源【4】上帝为什么没有当即除灭撒但? - 深情呼唤 - 谈天说地

敬请关注:ys144000【耶稣再来】

博客谈天说地  揭晓奥秘

QQ:541535558

罪恶的起源【4】上帝为什么没有当即除灭撒但? - 深情呼唤 - 谈天说地罪恶的起源【4】上帝为什么没有当即除灭撒但? - 深情呼唤 - 谈天说地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